Tag Archives: 误区

消消火,别撒气

Standard

压力大,生气了,你会怎么办?发泄啊。很多人不假思索地回答。富士康在一连出了几起自杀事件之后,请来心理学家出主意,为员工开辟了“发泄室”,以此作为自己重视员工心理健康的证据。但是,发泄真的有效吗?

感到恶心,吐出来就舒服了;感到尿急,撒出来就好了,这些每个人都有亲身体会。“生气了,发泄出来就好了”,并不是每个人都有亲身体会的,大多数都是从别人那里学来的。让这种思想发扬光大家喻户晓,这恐怕要感谢心理学“超男”弗洛伊德先生。那是一个技术还不发达的年代,心理学家研究心理就如同天文望远镜发明之前的天文学家在研究天文,基本都是纸上谈兵,他说了算。凭借多年的临床经验,弗洛伊德就觉得人身体内有一种能量,他给起了个名叫“力比多”。这个力比多用在好的地方造福社会,用在坏的地方祸患无穷。而且这个力比多还可以积攒起来,就像一口高压锅,如果不慢慢把气释放出来,可能引起爆炸。因为弗洛伊德名声太大了,所以大家也就听信权威,认为他说的没错了。

但是,现在的心理学不是谁说了就算的,必须用实验说话。爱荷华州立大学的Brad Bushman教授就巧妙地设计了一套复杂的实验。

他先随机给学生参与者阅读他们杜撰的三个不同的研究发现。可能是一篇普通的中立文章。也可能是一篇大谈发泄的好处的文章。还可能是一篇说发泄无用的文章。

接着,Bushman让这些学生自己写一篇文章来谈谈他们对于堕胎的看法(因为Bushman认为很多美国学生可能对这个问题的看法非常强烈),而且告诉他们这篇文章会由助教评分。而实际上,这些文章只是被随机打了个分,有一半学生得到了“优秀”,而另一半学生的试卷上都写了同样一句话:“我读过的最烂的文章!”

然后让这些学生选一个活动:打游戏、看喜剧电影、读小说,或者打沙袋。你也许猜到了,之前读到鼓吹发泄的好处文章的学生更愿意去打沙袋,而且他们都是得了低分的学生。也就是说,在生气的时候,被灌输了“发泄有益”观念的人更容易选择发泄。

所以说,本来很多人生气了是不懂得去发泄的,但是提倡发泄的多了,人们就更倾向于发泄了。本来应该不会有什么人在生气的时候会想到拿自己的财物撒气的,但是电视上总是这样演,所以生气了摔盘子的人也变多了。不过,如果一时发发火真的能管用的话,长痛不如短痛,也就忍了。但是,Bushman接下来的实验告诉我们,事情没那么简单。

这个实验和上一个一样进行,只是学生拿到成绩后,说给低分学生一个和判分助教玩游戏pk的机会,但在这之前,他们要先等两分钟。这些学生被随机安排了两种等待的方式,一种是打沙袋,另一种是纯坐着休息。然后游戏开始了,赢家可以给输家一个噪音作为惩罚,并且可以自由调节噪音大小控制惩罚力度。这可是一个打击报复的好机会,生气的人一定不会放过,尽量把音量调大,让对方尝尝自己的厉害。只要比较打沙袋的学生和坐着休息的学生哪组选择的音量大就可以知道“发泄”的效果好不好了。

打沙袋真的可以有效地把自己心中地怒火都发泄干净吗?坐着休息只会越来越窝火吗?

Bushman的实验中,沙袋组选择的平均音量是8.5分贝,休息组是2.47分贝。在另外的一个实验中,低分学生可以让评分助教吃辣椒酱,打沙袋的学生可逮到机会了,大肆挥霍辣椒酱。休息组的学生仁慈得多,他们就没这么干。

不过,你可能说这些学生打完沙袋以后可能比较喜欢恶作剧,或者有暴力倾向,但是不代表他们心理真的就很生气。那么,Bushman还做了另外一个实验,就是填词实验。这个实验在心理学上经常用,一般认为你脑子里有什么情绪,就更容易想到什么方面的词。比如说同样看到“生__”,你可能和休息组的学生都想到“生活”,但是沙袋组的同学更可能填“生气”。

就算按照弗洛伊德的说法,人就好像一个高压锅,但是撒气绝对不是防止爆炸一劳永逸的办法,最好的办法还是关上火,把锅从灶上挪开。甚至不要想着用这点儿“蒸气”去干点儿什么,比如通过参加体育运动这种良性方式来发泄,Bushman告诉我们,这样也是不好的,因为这会巩固我们生气的状态,产生更强的攻击性。

所以最好还是选择一些跟暴力完全不沾边的东西,让自己冷静一下,这样才能理性地思考。不然,好不容易平静下来的小宇宙,看到满地的“岁岁平安”又要爆发了。

进一步阅读:

Cathars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