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碎碎念

呛了一口生活

Standard

醉钢琴曾经形容在国外的留学生活是“稀薄”的。每天重复着简单的规律。

 

而我在国内的工作和生活和“稀薄”相反,像是一个从没跳过舞的游客被硬拉着跳竹竿舞,跟不上节奏,不停地夹脚。

 

我就在眼花缭乱的竹竿之间毫无章法地乱扑腾,一个跟头跌进了大海里。风太大,浪太急,我看见灯塔就在不远处,隐约似乎能够听到岸上的人们载歌载舞。可是我完全不能使用任何一种泳姿控制自己的方向,甚至连浮起来都费劲,只能手脚并用地狗刨。身体在本能地挣扎向上,心和眼泪却加速向下。但愿反作用力可以让我多漂一会儿。

 

风浪小一点时,我喘口气。也有时一个波浪把我推向灯塔的方向,我欣喜地反过来想仰泳休息休息,一个大浪打过了,呛了一大口。这种情况最讨厌了,在绝望的黑夜中递给你一根点燃的蜡烛,当你要接过来时却当场吹灭它。

 

不能哭闹,不能流泪,否则海水就会把我吞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