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日本

穷游东京流水账(一)

Standard

(本来在写gossip的稿子,从春节前到现在吭哧了n天了,还没进展。刚才13在微博上说起我和粉碎娘去日本的事,有网友建议我们写个攻略,那我就稍微记个流水,当做休息吧。)

人数:2人

所有费用(报团、交通、食宿、购物等所有开销):小于10k

目的地:东京

景点:

第一天 皇居、秋叶原、银座

第二天 台场周边(科学未来馆、自由女神像)

第三天 箱根

第四天 猫街(kitty land)、明治神宫、吉普力博物馆

第五天 筑地市场、浅草寺。

关于签证:最便宜的是五日自由行(往返机票+住宿)只要3k+。但签证相对困难,要求10w存款,还半年以上,或者名下有房或车。鉴于我俩的情况,又想自己玩,所以就选择了签证相对容易的半自由行,只需要5w存款(不要求时间)和工作证明。但就是比自由行贵了不少,要6k+。在自由行基础上增加了从机场到酒店的接送,以及沿线的景点(皇居、秋叶原、银座、浅草寺)。

 

粗发!好久没看过日出了吧~~~

 

早上9点10分的飞机,却让我们6点10分到机场,跟领队讨价还价到6点半。规定定得太苛刻就是龟腚嘛~

3个小时以后就到东京福田机场了,没有特别的感觉,跟首都机场差不多。也没有语言障碍,到处都有日文、中文、英文、韩文。不过回来的时候和首都机场区别很大——没有摆渡车。。。走啊走啊,走啊走啊,路过了一个有一个免税店,人烟越来越稀少,走了很久很久,才看到一大片中国人。

半自由行会有旅游车接送。我们团只有15人,是一辆像小公共那么大的车,通体粉红色,比hello kitty那种粉红色深一些,很夸张。比东京街头一般车更萌一些。东京街头有很多四四方方的车,出租车也有棱有角,我不知道是因为它们上了阿拉蕾之类的日本动画片所以才显得特别萌,还是因为它们本身就很萌。也不知道因为它们很萌所以显得廉价,还是真的不像北京街头一样有很多豪车。据我主观统计,看到最多的且我认识的车就是丰田。

司机在车外迎接我们。他有大概五六十岁,很瘦所以显得高。大冬天的就穿一个白衬衫,黑色西服裤子和坎肩,笔挺的。等我们都到齐了,他就用戴着白色手套的手接过一个行李箱,放到汽车下面的行李舱里,然后人钻进去,摆好。这种打扮在中国显得太正式,在日本却很平常。我们在地铁站和公交车上见到的司机和工作人员也都这么打扮。不光对于公交系统不新鲜,其实大街上看到的老头也都穿长大衣,提个公文包。东京街头的男女老少都是衣服正儿八经的样子。

无处不在的拇姬老师

 

车上座椅背后的杯托。

在日本总能发现很多体贴的小细节。

固定汽车窗帘的按扣

车上太晒怎么办?拉帘啊!帘子不听话怎么办?随机应变用手固定?这是固定汽车窗帘的按扣。

皇居的日落

 

太阳,早上还在北京看见他老人家,现在在东京的皇居前有见到啦~

跟团的坏处就在于干什么都要限制时间。匆匆在皇居外面浏览了一下就撤了。

提问时间:我脚下的石子是做什么用的?

女仆餐厅

 

去之前果壳众还撺掇我们试试女仆餐厅,没想到秋叶原到处都是,不需要进去就可以围观啦~~~

秋叶原的人体解剖模型

那天发微博(不知道为什么照片没有发送成功,我以为发了。。。)问谁要,就给灯泡哥带了一套。后来拇姬也要,在科学未来馆礼品店看到了,顺带了一套。然后十三也说要,就又去了一趟秋叶原,粉碎娘顺便看看刮胡刀,我顺便看看耳机。耳机虽然没买成,但买了个烫睫毛器。看起来很假冒伪劣,但上面写着panasonic,而且出于对“日本无假货”的信任,还是买了。实践证明,质量不错。

总的来说,秋叶原的商场很杂乱,总觉得进了鼎好电子市场,而且经常看到中文的“欢迎光临”,甚至不时会冒出几个会说中文的服务员。导游一下子就把我们带到这里的一个叫Loax的商场,电梯只够站一个人的,一下子就让人觉得上贼船了,产生一种抵抗消费的心理。

然后去了银座。以前一直以为银座是个楼或者楼群,就像国贸,但好像没有一个楼叫银座的。。。北京人可以理解为西单,上海人可以理解为南京路,天津人可以理解为劝业场⋯⋯嗯,就是那样一片商业街。但就好像中国每个城市的商业街会因为城市的经济水平而产生差异一样,银座的气质和西单非常不同。
最大的区别应该是后面的区别。这一点在汉口体会特别深,前面是繁华的商业街,晚上灯红酒绿的,但白天看,后面就是贫民窟,各种待拆迁的危房,阳台上还晾着几条秋裤。而且仔细看的话,品牌也都是美特斯邦威这种,同一个牌子一条街上出现三次以上。这种都是面子工程,只管走过的时候好看的。
银座则不同。大街后面的小巷子反而更有趣,特色餐馆、酒吧、小店铺⋯⋯不是步行街,宽度只够走一辆车,但行人可以肆无忌惮地走。猛一回头,发现一辆车跟在后面,不知道跟了多久,不按喇叭,怎么也没有发动机噪音呢?

都怪导游给的时间太短,匆匆离开了。到了,趁着还有几分钟,又匆匆在博品馆转了转。

强烈推荐博品馆!

是个买礼物的好地方。里面有好多独具匠心的玩具、文具。有好几层。时间有限,只逛了一层。后来也没有再来银座。很遗憾啊!

大概晚上9点,我们就到了接下来的几天要住的新宿华盛顿酒店。

规模还是挺大的。本馆大概有30层。还有个新馆,也差不多。

但是酒店的电梯很窄,只能站一个人。为什么空着那么大的地方,不把电梯修宽一点呢?应该不是为了省钱,可能是为了让客人有个心理预期,房间也是很小很小的。另外,酒店基本上没有中国这种大堂,就是在三楼有个前台。前台虽小,但是有宅急便和代寄明信片服务,以及我们后来才发现还有不少景点的优惠卡。

酒店有网线。听Mo的,在京东上买了个无限路由,果然好用,即插即用!同时解决了两人的上网问题。

关于上网还得说一句。我在首都机场租了日本的移动Wifi,一个像手机一样的小设备,可以发送wifi信号给手机,这样就可以随时随地上网了,等于在日本拥有了一个不能打电话只能上网的手机。押金900,租金40元人民币/天。在日本发现手机店都有卖。中国肯定很快也会推出这种设备。

晚上都在研究今后几天的行程。我对日本无爱,都听粉碎娘的。事实证明,粉碎娘不愧是粉碎娘,头脑各种清晰,线路全是她设计的!

我们住的地方地理位置非常优越,东京都厅就在马路对面,从窗户就能看见。没有去这个景点很不应该,都是我的错~~~导游建议去来着,但是我当时觉得无非就是中央电视塔那种,没什么好俯瞰的。。。但临走的时候在街旁上看到,那里有免费的明信片。。。人家的市政厅就是个旅游景点。。。配套设施也挺齐全的。

接着说地理位置非常优越,旁边就是新宿车站,非常大,相当于东直门吧。

我们第二天就跑到新宿车站的小田急咨询服务中心去把我们的行程跟他们说了,寻求建议。小田急是个交通公司,这名字真可爱,小田着什么急呢?在这个服务中心有会说各种语言的工作人员指导你怎么在东京玩儿。一个福建小伙子帮了我们巨大的忙,基本把这几天的后事搞定啦。尤其是去箱根的线路,简直太赞了!如果有时间,建议你玩儿两天,因为我们买的是两天的通票。

箱根的车票

 

 

这样一张通票,5000 yan,包括了从这里(新宿)到箱根再从箱根回来的所有交通费用。有效期两天。票上写了哈~

当时也许不觉得什么,但是到了箱根就会觉得非常痛快呀!强烈推荐!这个后面写。今天先到这里吧!

 

有什么问题请流言。我在后面的流水账中肥答~

东京归来收屋子

Standard

(两年前的这时候我不会想到现在才第一次出国,一年前的这时候我不会想到有生之年会去日本。可它就这么发生了。世事无常啊。)

从东京回来几天了都没有写游记,这不太正常,除了年底确实事多以外,我把不多的闲暇时间都用来收拾屋子了。了解我的朋友先不要惊呼“太阳从西边出来了”或者“长大了”之类的,因为我还没说完呢。不仅如此,我还主动承担了更多家务、把化妆的频率由“偶尔”提高到了“每日”、并听从已经打入金融界的栗子林的建议,开始攒小票记账了。

旅行的意义是什么?小清新喜欢要求自己“要么旅行,要么读书,身体和心灵必须有一个在路上”,而对于我来说,“阅读和旅行送身体和心灵上路”才比较贴切。因为隔一段时间,他们就被现实的阻力一点一点消耗,减速,停止。习惯了周围的一切,成为惰性物质,难以发生任何反应,激发出能量。阅读和旅行一瞬间就把人唤醒了,不过阅读就像在电视上看蘑菇云,只能通过想象力间接感受原子弹的威力。

所以只有置身在东京拥挤的地铁上、狭窄的小屋里、忙碌的街道上,才能够体味本尼迪克特在《菊与刀》所说的“各得其所,各安其分”和耻感文化。

以前在上文化心理学时老师就说过日本女人出门是不能不化妆的,可我就奇怪,那么日本男人呢?也听说日本小孩儿冬天是穿短裤和裙子的,那么他们一定是不怕冷、锻炼孩子的意志吧?

没有进入他们的环境,这样的设定的确无法理解,但把这些行为放到情景之中,却显得非常自然。走在东京街头就会发现他们所有人出门都是经过精心打扮的,无论男女老少。公交司机也会穿着笔挺的西装,打着领结,带着白手套和帽子,在汽车驶出站台时,站台的工作人员会向汽车挥手。飞机起飞前,机场的工作人员也会这么做。他们的讲究好像特别多,所有看过日剧的人一定对他们每次饭前和饭后都必须要说“我开动了”和“我吃好了”印象深刻,我甚至曾看到某日剧中有个情节是主人公开门回家没有喊“我回来了”,被妈妈责备说“没有礼貌”。

作为有着五千年历史的中国似乎早就受够了这些繁文缛节,干大事的人要“不拘小节”。但日本人似乎并不追求“干大事”。在美国和中国,追求自尊的方式是提升自己的社会地位,而在日本则是“各得其所,各安其分”。在一个需要依靠提升社会地位获得自尊的社会,人们只要想办法满足那些能够让自己提升的人就好了,如果那些人是人民,他们就会不遗余力地贿赂人民、做广告、作秀;如果那些人是领导,他们就会不遗余力地贿赂领导、做政绩、作秀。但日本文化不是,它要求每个人把自己的事情做好,不然就对不起自己的名誉,就是不知“耻”。

日本自杀率高其实不是因为经济压力大,主要其实是文化的压力。一个不能做好自己本职工作的日本人是不配活在世上的。在日本的地铁里没有乞讨者,其实在哪里都没有。中国人讲“好死不如赖活着”,但日本人却认为只要活着一天就要“生如夏花般绚烂”,否则不如死去。

也许正是因为他们对自己要求的尽善尽美,所以在日本随处可以看到贴心的设施,所有的公用厕所都有哺乳处,并且每个小间都有两卷以上手纸。这里不得不插一嘴,他们的公用厕所都有两小卷的可溶纸,这是标配,有时还有备用的,一点儿不担心被“偷”。几乎所有的收银台和餐厅都用托盘收款,并且在用胶条封口时特意把末端折个角怕你撕不开,地铁上也有行李架,并且有很多抓手(北京有些地铁,比如八通线,根本没有垂落式的抓手,我这种矮人根本够不到。),换乘同一家公司的地铁只要下车到对面站台⋯⋯

这些人性的细节一定不都是文化的作用,更是市场竞争的结果。人性化的设计谁有谁就胜出,这一点苹果也是这么做的,并不是日本的土特产。日本的与众不同应该是人们的精神风貌吧?每一个路人的穿着都显得一本正经、一丝不苟。第一天我们就发现似乎日本女性是不穿裤子、只穿裙子的,经过观察,其实有,只不过需要注意观察才能发现他们;日本人似乎也很少穿牛仔裤,在马路上找一条牛仔裤比找一身和服还困难。他们无论男女老少都穿着套装、大衣,拎着皮包疾行在路上,偶尔被红绿灯挡住去路,也会偶尔有一个人闯红灯。

但一切秩序井然、有条不紊,就像他们抵达时间精确到分钟的公交车一样,我想哪怕住在胶囊公寓里,他们也会有办法过得很舒服。路边的房屋中介上,根据我们的猜测,房子都是20平米计算的。这并不让人特别震惊,因为我们所住的那家位于东京都厅旁边的30层的酒店内,我们的标准间也就15平米左右,任何一个国内的快捷酒店也不会有这么小的房间吧?但麻雀虽小五脏俱全,除了所有国内酒店的必备设施,他们还塞下了一个小冰箱。

躺在酒店小屋里,即使四周的墙都很近很近,但也不觉得它很简陋,回想起我自己的小屋,总想着忙完这阵再收拾,总想着先赚钱买大房子再好好收拾,总以为屋子乱是因为太小。其实不过是一种不能脚踏实地的态度。

不可能每一个国家都幅员辽阔、地大物博,也不可能每个人都拥有过人的才智或者生来就是富二代/官二代,就算是,那些也跟自己没有关系,因为不是通过自己的努力获得的。管理学上有个“彼得效应”,就是一个人最后会做一件他无法胜任的事情,因为他总是会因为做得好而升级,直到一个自己无法胜任的位置。但实际上不是每个好运动员都是好教练、好官员。职业不分高低贵贱,但态度分。能够谨慎、积极地对待平凡的工作和生活比在庙堂之上而好逸恶劳和处江湖之远而好高骛远要值得尊敬得多。

不过也幸亏中国人说“好死不如赖活着”,所以中国人善“忍”,没有尊严地活着也可以接受,虽然常常活得很敷衍,但至少这种韧性维护了稳定。一个每个细节都做到极致的社会是用来生活的,你可以在这里找到生存尊严,但它已经如此完美以至于随时担心自己会令她蒙羞;但在一个敷衍成风的社会里,只要你能够承受它巨大的成本、只要你经得起它的内耗、只要你熟悉它的游戏规则、只要你比他人稍微做得好一点,你就可以脱颖而出。

这一切还是从收拾屋子开始吧。

—————————————————————————————

(由于签证问题,我们参加的是半自由行线路,也就是第一天从机场到酒店和最后一天从酒店到机场是由当地的日本导游刘桑带队,其他时间自由。一路上刘桑特别有优越感地给我们讲了好多日本的事情,日本小孩儿每天两节体育课啦、日本人平均寿命80多岁啦、日本犯罪率很低啦、没有小偷啦、日本很少出交通事故啦、日本没有假货啦、日本所有地方价格都一样而且不讨价还价,可以随便买啦⋯⋯关于买东西的部分,我开始是打上个问号的。因为就像中国的许多导游一样,她先把我们带到了日本著名的两个商业区秋叶原和银座,虽然是从机场到酒店顺路吧,但也很可疑。反正我就不掏钱。但后来经过我们自己的实践证明,刘桑说得没错,从旅游景点的小店、纪念品店到机场、从箱根的山下到山上、从零食到电脑,所有商品的价格都是统一的。这样一个充满信任的社会,人们可以全心全意地做自己的事了。)

这几天总是想起一首歌:

小和尚下山去化斋
老和尚有交代
山下的女人是老虎
遇见了千万要躲开

走过了一村又一寨
小和尚暗自揣
为什么老虎不吃人
模样还挺可爱?
老和尚悄悄告徒弟
这样的老虎最呀最厉害
小和尚吓得赶紧跑
师傅呀!呀呀呀呀坏坏坏
老虎已闯进我的心里来心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