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心理

成功在于得寸进尺

Standard

footindoor.jpg

前两天小如姐说某杂志约稿,我可以发一篇,但必须把原稿改改。我狂喜着就按要求改了,毕竟是我的第一篇嘛。昨天,编辑又有了新的要求,让我按照新要求再改改。我又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咦?这不是著名的登门槛效应吗?

老子指出:千里之行,始于足下。要想要别墅,先得有别针。担心自己的要求太过分,别人不答应,先提个别人一定会答应的,不答应都不好意思跟别人打招呼的小要求。一旦小要求被答应了,这大要求的门槛也就算踏进去一只脚了。一般人会这么想,这寸都给了,干脆就再给个尺吧,好事做到底嘛!

多年以前,加州的一些主妇接到一个电话调查,询问了关于她们家里使用的日用品情况的几个问题,电话不长,所有人都欣然回答了。三天以后,这些主妇们又接到了同样的电话,说能不能派五六个人到她们家里看看使用的日用品并做一个两小时的访谈。这个要求挺过分,一般人(也就是没接过第一个电话的人)大多不会同意,可是接到过第一个电话并回答了那几个小问题的主妇很多都勉强答应了,这个比例是一般人的两倍。

那些主妇应该庆幸,她们碰上的是好心的研究人员,如果她们碰上的是商家,那可就得被人家牵着鼻子走了。这种促销手段太多了,一般人很难招架得住。这一幕你一定经历过,至少见过。商场里被人拉住:“小姐,你皮肤有点干呀?我们给你做个免费的补水面膜,耽误不了您几分钟的。”少不经事的你,没有理由拒绝这馅饼。于是你去了。回来时带着一袋子各种你根本不需要护肤品,甚至还办了一张美容卡。你就是想不通:“怎么可能,我怎么这么傻呀?”没错,如果直接让你买下,你肯定不会这么傻,可是,聪明的你也经不住他们这一步一步,软磨硬泡,用一个个小馅饼把你引入大陷阱。

其实,你还得庆幸。因为这也就损失点钱,顶多再牺牲点皮肤。最可怕的是,有些坏人可能这样一步一步对人进行精神控制。他们可能开始只是让你帮他们寄一封信或者之类的小忙,但是,大的在后面。有人就扬言说:“我们会回来所要更多,一旦我们盯上谁,我就能让他做任何事情。”

不要误会,我可不是说以后大家都不要帮助别人了,而是说,有时候我们做事时要多动动脑子,分析分析,别被一时的情感所左右。当然,你也许更关心的是用这种技巧为自己谋福利,不止是用在说服别人,还可以用来战胜自己。也许你还觉得写文章是一件困难的事情,那么不妨从留言开始!

————-得寸进尺的分割线————-

当自己没有做到“得寸进尺”时,一定要感谢帮你“得寸进尺”的人。在此,我要感谢桔子姐,火眼金睛,一下子就看出本文的致命缺陷──“没有理论支持”──得寸进尺让我改。好吧,我一时心血来潮凭知识储备写的“寸文”的确没达到松鼠会的“尺度”──欣赏着坚果,没剥开。下面来剥一剥。

————-剥坚果的分割线————–
那么为什么我们在答应了小要求后,更容易接受大要求呢?

心理学家认为每个人对世界的认知和自我概念都有一定的连续性。也就是说你会对自己是什么样的人有一个判断,然后你就会做这种人应该做的事。小要求难以拒绝,接受之后绝会产生自己很乐于助人的“幻觉”,再考虑大要求时,人们就不愿意让这种“幻觉”破灭(心理学上叫做“认知不协调”),于是就勉强答应了大要求。

那些在商场里被人拉去做美容的女士,开始听人家说自己的皮肤问题时显得对自己的形象很关心,于是去做了免费的面膜。后来被人家怂恿买化妆品、办会员卡,为了显得自己爱护皮肤大于爱护钞票,是为了美容而不是为了免费的面膜,她们就让商家得寸进尺了。

最后,我再来自我剖析一下。第一次改文章我是非常乐意的,因为这说明还是有人看的,有药可救的,而给别人可能就会营造一个谦虚进取随和的三好松鼠形象。第二次再改的时候,虽然有点不耐烦了,但是“狠斗烦字一闪念”,想到松鼠会的声誉,想到我广大粉丝的期待,想到中国心理学的未来……(别笑,自我剖析呢!)于是我一大早就起来,奋斗半个上午,顺利交差。

老罗说过:“当教师的过程是人格不断提升的过程。”其实就是说,他已经把牛吹出去了,如果做不到,就会产生认知不协调,从而产生“心理扭力”。于是他就要努力做到自己理想的样子。其实和登门槛现象的本质是一样的。

我的科学松鼠会文集

跟着感觉走

Standard

“跟着感觉走,让它带着我……”这话怎么看都不可能成为科学坚果爱好者的生存原则。好像不用上经验的指南针,实证的小锤子和逻辑的小爪子就找不到,打不开,吃不着这些宇宙秘密的小坚果似的。

所以我们特佩服亚里士多德同学为了真理都不顾师生关系;我们也特感谢冯特老师一百多年前建的第一个心理学实验室,终于结束了心理学的“地下工作”;我们还特怀念“铁面无私”的包青天,因为他办公不夹杂个人感情。

在这样一个把“理智”用作褒义词,把“情绪”当作贬义词的时代,我们是否有必要去掉情绪呢?至少法官和公务员的情绪是不应该的吧。

情绪虽然不是人类所特有的,但也是比较高级的一种神经活动了。恐惧让我们躲避危险,愤怒让我们攻击入侵者,恶心让我们抵制那些可能伤害我们的东西。对于那些不好的情绪,我们很容易便知道他们的作用,可是另一些情绪呢?我们为什么高兴?为什么悲伤?又为什么感到尴尬?

那么来看看如果你没有了情绪会怎样吧。你可能成为一个好法官吗?假装我们已经采取某种方式破坏了你大脑前部负责情绪的那部分。现在没有什么能让你生气,也没有什么让你悲伤了。怎么样?很high吧?慢着,别忘了你没有情绪,什么都无法让你高兴。你早就不想当法官了。而且本职工作也丢了,妻离子散,还花光了所有的积蓄。怎么会这样?因为没有情绪就不能成功预测每个决定所带来的后果。原来你来到松鼠会,觉得这里很好玩,于是申请进入橡树大厅,后来递上投名状想从写作中得到乐趣,不管是分享的乐趣,还是被表扬的自豪,你都会很高兴。可是如果没有情绪,你还会这么做吗?没有了情绪就没有思想的束缚。从小就没有情绪的人无法学会行为规范,他们经常偷窃、撒谎,而且没有丝毫负罪感,更不可能有朋友和工作。

情绪的高级之处还在于它可以暗中保佑我们,帮我们做出正确的决定。在著名的“爱荷华赌博任务”中,情绪就扮演了重要的角色。他们让被试从ABCD四堆牌中一次抽一张,根据牌上的指示来确定他们赢了还是输了钱。游戏结束时,当然是赢的钱越多越好了。

看在你是松鼠会亲友团的份上,先透露给你个小秘密。这四堆牌每堆都有输有赢,A、B中赢的面额都是100,C、D中赢钱的面额都是50。A中有一半输钱,平均每张惩罚的面额是250;B中有十分之一惩罚,每张都是1250;C中也是一半有惩罚,平均罚款50;D中十分之一惩罚,每张是250。是不是晕了?看图吧。

现在明白了吧。经过理性的分析,你一定看出来了,只要一直从CD里抽牌就能赢了。

可是,科学家发现,那些即使不知道扑克牌中这些秘密的被试也能在四五十次抽牌之后渐渐地只抽CD中的牌。他们凭着感觉找到了答案!科学家发现,被试一抽AB中的牌就会表现得很紧张,抽CD牌时他们又不紧张了。应该就是这种紧张的情绪导致被试不愿意再抽AB中的牌了。那些由于脑损伤而导致不会紧张的人,在这个任务中就赔得很惨了。

看来“不以物喜,不以己悲”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呢!

我的科学松鼠会文集

你还在看热闹吗?

Standard

如果你独自在一间屋子里,似乎闻到好像有什么东西烧焦了,然后看到从门缝里飘过来一缕缕黑烟。你会怎么办?有人立刻会说快跑啊,打119啊……那么,如果你在一间大报告厅里,里面坐满了人,发生了同样的情况,可是其他人泰然自若该干什么还干什么,你又会怎么做呢?你得先东张西望犹豫一下,看看是不是自己鼻子和眼睛出了问题,可能还得再掐自己一下,确定不是在做梦。当看到其他人也在这么做时,你终于放心大胆地撒腿就跑了。至于打119嘛,“没我的事儿!”

央视-围观

这就是著名的“旁观者效应”。上面就是John Darley and Bibb Latane在1968年前后做的一系列实验之一。那些“泰然自若”的都是他们的托儿。他们发现在场的托儿越多,被试反应越慢。类似的实验他们还做了好几个,比如让一个被试和其他人通过电话交谈,然后电话的一端假装癫痫病犯了。如果被试知道只有自己一个人在跟他通电话的话,他会迅速报告。你一定猜到了,如果他以为有很多人一起通话的话,就可能缓报或不报。

引发这一系列实验的是1964年在纽约发生的一起命案。一名女子在自己家门口被刺死了,当时周围邻居至少有38人目睹了这场命案的发生,可是没有一个人见义勇为,连报警也是很久以后的事了。各大报纸都评论说纽约世风日下、人心不古。

那么人口稀少的小城镇又会怎样呢?另一些科学家做了这样的实验。他们把两辆同样的汽车敞开前盖分别停在大城市和人口稀少的小城镇。他们躲在暗处偷偷观察。几天下来,停在大城市的那辆车已经被人把能拆的零件都拆走了;而那辆停在小城镇的汽车总是被路人把前盖合上。

难道大城市的人心真的被污染了吗?心理学家偏偏不信这个邪,于是就有了这一系列的实验。最后他们发现,施助行为其实与城市的大小没有关系,而与人口的密集度有关系。人口的密集程度会导致两个效应:从众和责任分散。人们常常要以别人为参照物来定位自己,通过观察别人来判断自己是否正确,所以这就导致了多人在场时反应会变慢。同时每个人都以为别人会做,自己就不做了,或者抱着罚不责众的心态,所以也就没有人报警了。看来鲁迅说喜欢看热闹是中国人的劣根性造成的,其实不对,全世界人民都有这个臭毛病,只不过是中国人口密度太大了而已。

原因知道了,就得采取点措施了。军人的军装,警察的警车就有提示身份意识的作用,这样更加明确了自己的责任。出什么事儿的时候,责任一分散,无形中就给他们多分了很多。那要是没有穿制服的呢?我们可以给他“穿”个制服,比如遇到情况高喊一句“党员同志站出来!”虽然外表看不出来就可以隐瞒,但是内心也够他煎熬的。要是怕万一遇到心理素质太好的,或者怕确实没有党员在场,也可以喊“爷们们,上啊!”这个性别隐瞒起来就比较困难了吧。呼救的时候更要注意了, 比如喊“大哥!救命啊!”就比光喊“救命啊!”强多了。喊的时候要尽量看着对方的方向。 最好能让人感觉到义不容辞、责无旁贷。

既然知道了旁观者效应,那么就不要再继续旁观下去了(看贴后要留言,知道不?),遇到什么事儿了,要发扬马大姐的精神,那可不叫管闲事,那叫热情。

总之,还是希望大家平平安安!平安的生活才能是甜的!

我的松鼠会文集

你的嘴唇是否出卖了你的心灵?

Standard

0011110163680ae05d2953.jpg

奥巴马就职演说上的一个小小“口误”被n多网站转载,都说这个过五关斩六将一路杀到白宫的演讲天才太紧张,这怎么可能?看了视频才发现,原来是美国首席大法官他太紧张,以至于把宪法给念错了,人家奥巴马那是在纠正他呢。奥巴马还冲大法官笑了笑。所以报道应该改成大法官太紧张了。报纸毕竟报纸,只能看出大法官太紧张,殊不知精神分析中有个专门的术语叫做弗洛伊德口误──专门盼着人家不小心说错话,然后给人家分析分析口误的深层原因。

弗洛伊德口误当然是弗洛伊德创造的一个说法,也属于他创立的精神分析的范畴。听上去不知所云,其实非常方便好用,虽然和弗洛伊德其他理论一样不保证有效性,不过平时拿出来秀一秀还是很好玩的。弗洛伊德认为人的很多想法由于受到社会伦理或者其它各种约束,都是“深藏不露”的,甚至本人也不知道,起个名字叫潜意识。但是它很不老实,总想通过各种“曲线救国”的方式出来露露脸,可能出现在梦中,无意识的行为中或者口误中,反正就是你一没注意它就跑出来了,其实注意也没用,因为敌暗我明,根本逮不到它。而且它善于伪装,就算知道做了个梦,也不知道它究竟唱得是哪出。其实对于弗洛伊德来说一般就一出──性。幸亏弗洛伊德他老人家已经不在了,人们也不怎么用他那套理论原封不动地做精神分析了,不然大法官回家估计要跪搓衣板了──他居然公然把“faithfully”(忠诚地)放在了后面。

大法官肯定喊冤,不会承认,可是弗洛伊德把“言由心生”发挥到了极致,他说这些都是潜意识的活动,即使本人也可能意识不到。这就不容他再做任何辩解了。(说到这,必须说明一下,这种不可证伪的理论被认为是不科学的,所以仅供娱乐。)

如果你按照这个思路听到有人说“翻开书第11块。”就判断他遇到了经济问题,或者是个财迷;有人把“He”说成“She”就说他是个色狼;听到别人把送你的“花环”说成“花圈”就觉得人家对自己不怀好意……久而久之,估计你也得跟弗洛伊德一样,最后弄得众叛亲离不可。

有人曾问过弗洛伊德怎样解释他的烟斗,因为如果按照他自己的解释,他这种长期习惯性叼烟斗的行为是一种“口腔固着”,就是小时候“口腔期”(弗洛伊德认为婴儿都要经历的时期)没过渡好,所以长大了老停在那个阶段。弗洛伊德说:“有时候烟斗仅仅是个烟斗。”看来这老头双重原则,法无定法,他的话不可全信。看吧,在韩乔生老师的口误面前他就败下阵来!

我的松鼠会文集

办一张理解的“签证”

Standard

clip_image002

clip_image004

子曰:性相近,习相远。看起来是说先天的遗传因素对人的影响小于后天。那么做双生子研究的科学家恐怕不服了,因为分别在不同家庭环境生长的同卵双生子(他们的基因几乎完全一样)长大后表现出惊人的相似性!可是,那么“狼孩”具有人类的基因为什么跟人就那么不一样呢?如果你觉得双胞胎和“狼孩”不是每个人都能赶上的,而且都是个体现象,和自己没关系,那你可就错了。别忘了,每个民族和地区之间也存在遗传差异(尽管很小),文化和环境的差异更加不可忽视。不信?咱们看图说话。

clip_image006

上面两张图你很可能在关于错觉的文章中见过。答案和原理你可能也知道。就是第一张图中本来一样大的两个小人,加上第二张图的背景,看起来后面的就比前面的大了。这是由于人们为了辨别物体的距离,渐渐学会利用周围的景物形成参照的结果。有意思的是,并非所有人都和你一样认为第二张图中两个小人不一样大!科学家发现在某些原始部落,那里的人们就没有这种“错觉”。因为他们生活的热带雨林不需要他们看很远的距离,所以他们不需要借助其他参照物来“换算”物体的大小。

原始部落的人们和我们有差异,那么“文明人”之间是不是也像我们平时叫嚣的那样存在东西方文化的巨大鸿沟呢?还是用实验说话吧。下面图中的三个动物,你会把牛和哪个放到一起呢?

clip_image008

青草吗?嗯,大多数中国人不假思索地这么分。而美国人一般把牛和鸡放到一起。不可理解吧?中国人通常将事物按照他们之间的关系进行分类;而美国人则按照他们的本质属性分。皮亚杰(Piaget)认为随着小孩子年龄的增长,他们会由关系分类渐渐过度到本质属性分类。其实怎么分,只是个文化习惯问题,不存在哪个比哪个更成熟更智慧。就像如果现在问你:“以下三个事物中,哪两个更贴切?猴子、香蕉、熊猫;老师、医生、作业。”你甚至可以说出如果是中国人会怎么分,而如果是美国人又会怎么分。

继续看图说话。你觉得中间的男孩的高兴等级是多少?

clip_image010

这张呢?

clip_image012

还有这张呢?

clip_image014

你给出的三个高兴等级一样吗?当然不一样了!因为你一定注意到了后面四个人的表情变了,尽管你也注意到了中间男孩的表情没变。

clip_image016

尽管他表情没变,但是为什么周围人表情变了?是他掩饰得好或者画画的人水平有限,反正不管怎样,他的高兴程度不可能一样。这是多么天经地义的事啊!可是,美国学生却倾向于给三张图片都评同样的高兴等级。他们的逻辑是:我高兴我的,跟后面的人有什么关系?

最近MIT的心理学家们在做这样一个实验,给被试看一个大正方形上面有一条竖线,要求被试在小正方形中画出相应的竖线。如果你是被试,你会画成下图的哪种呢?是上面这组还是下面这组?下面那组怎么看着这么别扭呢?可那组是美国学生的普遍答案。他们觉得短线要一样长。而中国学生觉得短线要成比例缩短。

clip_image018

这种现象其实不难理解。中国人注重关系,而西方人重个体。中国人要将事物放在大背景下看,要放在历史中评。中国人关注更加广阔的知觉和概念的范畴,强调事物间的关系、变化。因为中国人生活在事先规定好的复杂的社会关系当中。关注背景环境对生存更加有利。西方人则就事论事。因为他们来自社会的约束相对较少,不用估计那么多,只管朝着自己的目标行事就可以了。

是不是在为东西方竟然有如此之大的差异而惊叹呢?他们的想法怎么这么奇怪?有些事不是将心比心就可以的。文化心理学家Richard E. Nisbett曾经以为心理学已经可以解释所有人类的行为了(当然那时的他是社会心理学家)于是写了本书叫《推理的法则》(Rules for Reasoning)。他本来很得意地收到很多赞扬,可就在其中有一个很不客气的——“不错的人种志!”(人种志是针对某一民族的人类学研究)这可把Nisbett气坏了——明明写的是全人类的共同特点,怎么成一个民族的了?!

那时的Nisbett犯了一个人们常犯的错误——自我中心。他以为所有的人都应该像自己一样思考,就像过去人们以为地球是宇宙的中心。尽管人类先天差异并不大,但是后天的环境导致了思维的巨大差异。好在Nisbett及时发现了自己的错误,从此潜心研究东西方文化的差异,终于在十年之后写成了《思维的版图》。这本书几乎已经成了西方人了解中国的启蒙读物。

无论是关注背景也好,还是关注目标也好,各自都有自己的利弊。关注目标自然可以省去很多不必要的麻烦,可是关注背景可以防患于未然。在玩“大家来找茬”时,中国人就占绝对优势。这可不是吹,有科学家真做过实验。而且美国国防部门本来还想根据中国人和美国人这种不同特点,测试一下他们的飞行员,可是测了半天都没结果,因为他们忘了飞行员都是经过特殊训练的——他们都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只相信仪表。

虽然国防部门对文化差异的利用失败了,不过还是可以作为一个不错的板砖,除了引出更多的好注意来利用文化的研究加强国防、促进沟通、以及赚钱以外,最大的作用就是敲开心灵的坚果(好恐怖啊~),看看思维的版图。别看这年头谁都能讲点外语,可是这思维可不是一天两天就可以轻易改变的。现在什么都在全球化,表面看上去全世界无论哪个国家的城市都差不多──满街是大”M”,我们以为我们互相了解了,但是也许我们只是误解了。也许我们永远也不能学会对方的思维方式,因为我们要坚持自己的传统文化,保护文化的多样性。不过,我们可以怀着开阔的胸襟,让眼界走出去,给它办一张理解的签证。

参考资料:

彭凯平教授讲座课件

科学松鼠会文集

词根+感情─如何有效背单词

Standard

没有尽头的英语单词已经够让人头疼的了,再看到铺天盖地、琳琅满目、令人眼花缭乱、眼前一黑的各种背词大法,真让人晕啊!有没有一种通法,不用不择手段也能背下单词呢?
首先,必须承认,“重复”才是背诵的王道。但是,有没有办法可以让重复的次数少一点,别那么痛苦呢?办法还是有的,下面先来做个测验吧。

要求:先准备好纸笔备用。放下一切记录工具,只动眼睛看,如果单词后的括号中写“笔划”,那么请在心里数这个词的笔划;如果括号中写“情绪”,那么请在心里想想你看到这个词后是高兴还是不高兴。比如,苹果(笔划)就数一、二、三……十六划;松鼠会(情绪)就想高兴。注意:只在心里默想不要记录哦!只有30个词,耐心点~让我们开始吧!

报纸(情绪)
漫步(笔划)
学校(笔划)
蛋糕(情绪)
思想(情绪)

大海(情绪)
飞机(笔划)
写字(笔划)
北京(情绪)
美丽(情绪)

蜘蛛(情绪)
葡萄(笔划)
地震(笔划)
上升(笔划)
燃烧(情绪)

记者(情绪)
水泥(笔划)
英雄(笔划)
生物(情绪)
外表(笔划)

证据(笔划)
取消(情绪)
百科(笔划)
麻辣(情绪)
高原(笔划)

鼓励(情绪)
消息(笔划)
名牌(笔划)
胜利(情绪)
结束(情绪)

下面在纸上尽可能多地写出你能回忆起的词,然后对照一下看看写对了几个,有几个是数笔划的,几个是想高兴不高兴的。这30个词中两种要求的各有15个,你记住的哪种更多呢?如果没猜错的话,应该是数笔划的记住得少。因为,八成以上的人都是这样的。为什么呢?
解释这种现象要用到认知加工的水平理论(level-of-processing)。这种理论认为,人们对刺激进行的心理加工越多,就越可能记住它。打个比方:你坐在车上,可能不会注意到远处有什么树,那么你一定记不住它。但如果旁边有人指着那棵树问你:“这是什么树?”“是桃树。”这时你可能会记住这些树。如果你们索性下车去摘桃子吃,那么这棵树就更加难忘了。结果你们第二天都拉肚子了,那么你可能一辈子也忘不了了,后来,这树成了你们坐在摇椅上慢慢聊的谈资。
按照这个原理,记东西就像吃东西──不能直肠子,要多在体内绕一绕,充分吸收才好。
看看现在市面上的各种记忆法吧。无论是“激情联想”,还是造句,还是编故事,无非就是让你在词上多花点心思,多动动脑子。只要在每一次记忆的时候注意对信息加工的深度,记忆的次数自然就少了。所以,一遍一遍大声狂读的效果并不好,因为没有动脑子,只是停留在机械地浅加工上。
什么是浅加工?怎样又能深加工呢?看看刚才那个小测验吧,一般人在数笔划的时候只看到了词,眼中都是横竖撇捺,根本没有注意词的意义,这样的照猫画虎小孩子也可以,说白了就是不用动脑子。这种浅加工只会在脑中形成脆弱的记忆,一旦受到一点影响(比如时间和其他事物的干扰)就消失了。而在想高兴不高兴的时候一般都会考虑到词义了,这种深度加工可以形成相对长久而稳定的记忆。你可能会想起一些场景、事件什么的,这些都可以帮助你──不是帮你记,主要是帮你忆。因为在回忆时,这些都可能成为提取线索,一个信息的提取线索越多就越容易被回忆起来。明星之所以要“多栖”就是希望能经常被人找出来呀。
尽管明星的八卦是大众关心的谈资,但是每个人最关心的是还自己。尽管环境很嘈杂,但是你还是能够清晰地辨认出别人在谈论你的名字,这就是著名的鸡尾酒效应。在认知加工的水平理论中,也有一个自我涉及效应(Self-reference effect)——和自己有关的信息会比较容易记住。心理学家Kelley等人做过一个实验,给两组被试呈现同样的两组描述人格特质的形容词。让第一组看看那些可以用来形容自己,让第二组比较各个词的意思之间的差别。他们发现前一组比后一组记住了更多的词汇。你知道自己是什么星座吗?如果你知道,那么你多少应该能说出一点这个星座的特点吧。但是你还能再说出另外一个星座同样多的特点吗?大多数人都不能。(星相命理学不是科学,不过如果你不容易接受心理暗示的话,可以像老罗当年那样用来骗小妹妹~)
多个脑成像的研究都证实了,认知加工的水平越高,脑的活动水平就越高,活动的区域也越多。刚才在数笔画的时候,你的左侧下前额叶皮质(left inferior prefrontal cortex)很可能就没有活动,而在想高兴不高兴的时候它又重新工作了。增加大脑活动区域的另一个办法就是调动多种感官刺激,比如视觉、听觉,甚至触觉和嗅觉。视觉是最强大有效的信息输入通道。这里不是说看到的单词比听到的更好记,而是说人们对图片常常可以“过目不忘”。
有人鄙视抱着词汇书被单词的人,因为他们觉得在阅读,尤其是电影中学单词更好。因为上下文和画面可以提供多种记忆线索,更能学会它的用法,只有这样才能达到信息的内化。不幸的是,不是所有我们要会的单词都能在阅读或电影中被我们撞上,我们要记忆的信息也不只有单词。这时就要讲究一点记忆策略了。
情感是人类所特有的,当然是因为它比较复杂,对信息的加工也比较多,只有人脑才有资本去用。所以,不要浪费,好好利用。如果在记忆时多动动感情,不但能够增加提取线索,还能对信息进行更多地加工,而且记忆的过程也没有那么枯燥而漫长了,那么自然也就记住啦!

注:文章中的测试是经过改编和简化的,目的在于说明问题,所以不够严谨。

我的科学松鼠会文集

怎样对付“致情”凶器?

Standard

危险的药品是要处方的;大型的刀具是受管制的;枪支更是被禁止的。当你看到那些明晃晃的东西(无论是刀还是珠宝)一定会倍加小心。那些对他人造成致命伤害的人会受到法律的制裁。这种费时费力成本甚高的武器鲜见于江湖,除非狗急跳墙——没招了,或者是形式所迫,当然心智不健全者除外,一般人用不上。

江湖流传甚广的杀人于无形的“秘密武器”其实是伤害人感情的“致情”武器。之所以叫它“秘密武器”是因为每个人都在用它来伤害别人或是被别人伤害,自己还不知道。

别以为“致情”武器应用广泛,看上去威力就不大。事实上,从打击范围和力度上来看它绝对可以称之为“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只要有人的地方就有“致情武器”,有时它还会致命。其实多数使用致命武器的人都是被“致情武器”打击到了呀!

那么怎样识别“致情武器”呢?

很简单嘛,看哪些事情会伤害你的感情呗。这个看起来比较麻烦,因为每个人都在为不同的事情烦恼,其实很简单看,毕竟都是人类,作为一种群居动物——亚里士多德老师称为“社会性动物”——我们需要与他人建立持续而亲密的关系,在心理学上称为归属需要。只要基本的生存需要一得到满足,人们就开始寻求这种需要了。这比简·奥斯汀所说的“家财富有的单身汉一定想取一个美丽的太太。”更加天经地义。

所以最伤害人感情的莫过于让人失去归属感。无论是失去亲人,失恋还是失去自由。人们都会因为失去归属感而伤心。因为满足了归属的需要,“老乡见老乡”才两眼泪汪汪;因为满足不了归属的需要,才会出现“冷面插班生”。

每个人都渴望被爱、被接纳,所以往往一进商场门就是化妆品,人们费尽心思折腾服装、首饰,无非就是想取悦别人,被别人接纳。女人本着“毫不利己专门利人”的精神在自己耳垂上打上洞,顶着寒风穿上超短裙,本来小脑就欠发达(女性的运动水平确实逊色一些),还要踩上10公分的小细“高跷”,结果被打击与无形——根本没人注意到。几乎每天都会发生的感情伤害莫过于迎面走来的熟人没看见你了,要是他看起来像是故意回避或是你向他打招呼没有回应,那简直是晴天霹雳。环顾一下四周,没人还好,要是这事让其他人看见,那简直恨不得挖个地洞钻下去。这一天的好心情就都被破坏了。要是白天,则严重影响工作效率;要是晚上,你就辗转反侧回忆究竟是哪里得罪他了。幸好你是个大度的人,这点小伤很快就痊愈了。怕只怕这样的一个小小的遭遇成了骆驼身上的最后一根稻草。有些遭遇了大不幸的人,本来就觉得自己被世界抛弃了。这时,哪怕一个回避的眼神都可能坚定他的这种信念,最终走上不归路。

偶尔被轻视或被拒绝比日常生活中的磕磕绊绊更为寻常,郁闷一会儿也就没事了。可有时伤口不能自动愈合,那就要采取点措施——主动改善关系。可要是还不行,人就可能出现心理问题,变得焦虑或孤僻。要是经常被轻视或决绝,就会诱发人的社会排斥感,从而自暴自弃,甚至产生攻击倾向。

“致情”武器一般不是人们为了用而用的,大多数情况下是因为“走火”了。你可能想不到你曾忽略的那个你以为很无聊的永远不可能认识的人的加为QQ好友的请求会引起他的挫折感,但你一定记得当QQ群里聊着一些你看不懂的话题时或你的email石沉大海时你沮丧的心情。

不要为自己的敏感而惊讶,Eisen Berger等人的研究发现被社会排斥时和身体创伤时激活的脑区是一样的!

那么怎样才能对付“致情”武器呢?现在,你已经知道什么是“致情”武器了,也知道它大多数是“走火”引起的,是被害人自己想多了。那么,为什么人们会没事找“气”受呢?因为人都是以自我为中心的,总觉得别人都在关注自己,什么事都是自己而引起的。常常在一片嘈杂的声音中,我们听自己的名字还是那么清晰。

只要我们知道别人也同样是以他们的自我为中心的,没那么多时间和精力整天想着你,也就不会太在以别人的拒绝了。

另外,在不知原因的情况下,要把事情往好了想。反正也不知道,也左右不了,干嘛不想个好的让自己宽心呢?他要是没回你短信,你为什么不把责任推到可恶的通信公司头上(他可能根本没受到)呢?为什么不想想是电池没电了或没信号?一切皆有可能。

从进化的角度来讲,正是因为人们害怕失去归属感,所以才团结在一起,走到现在。所以,偶尔有被伤害的感觉很正常,说明你的心还没有冷漠!

我的科学松鼠会文集

别总拿弗洛伊德说事儿

Standard

如果让你立刻说出一个心理学家的名字。你很可能脱口而出——弗洛伊德!有人把弗洛伊德和爱因斯坦并称为“20世纪改变人类思维方式的两个犹太人”。很多人认为弗洛伊德的思想是具有革命性、开拓性的,但事实并非如此。

尽管弗洛伊德在心理学的推广方面有着不可磨灭的贡献,但是他也使得普通大众对心理学产生了误解,并且随着现代心理学的不断发展,这种理解也越来越背离当今的科学心理学。

很多人认为弗洛伊德的思想是具有革命性、开拓性的,但事实并非如此。在弗洛伊德之前,欧洲至少有七本书中出现过“潜意识(unconscious)”,”知觉(conscious)”。“自由联想(free association)”、“儿童性欲(infantile sexuality)”等概念也不是他首先提出的。甚至一些文学作品也比他更早提出无意识驱动行动、梦中的性欲表征物、内心冲突,甚至俄底普斯情结等概念。弗洛伊德只是受到这些思想的影响,集它们之大成,将这些思想综合成自己的一套完整的理论体系,而并不是大多数人所想的那样——弗洛伊德创造性地提出了那些思想。

弗洛伊德的理论甚至很难被界定为到底属于科学还是哲学。因为如果从科学的实证主义来看,弗洛伊德的理论是不可能被证伪或者证实的。因为很难找到不能支持弗洛伊德的论据。打个比方吧,一个弗洛伊德主义的精神分析师说你潜意识中有一种对母亲的强烈的憎恨。那么,你怎样反驳他呢?你说你并不记得自己憎恨过母亲?他会说你抑制了这种情绪;你还会描述你是多么爱你母亲?他会说你是反应生成(无意中做与自己潜意识相反的事);当然,如果你不加辩驳,他就会高兴地说自己做出了正确的诊断。他会说自己成功地将信息从你的潜意识中提取出来。这种既不可被证实,又不可被证伪的理论在科学研究中是没有什么科学价值的。

尽管如此,弗洛伊德还是在尽量为自己的理论寻找证据的,但问题也正出在这些证据上。他总是用自己的病例作为自己理论的依据。要知道,那时看得起精神病的都是富有的受过良好教育的人。他们怎么能代表所有人呢?更何况这些人都有精神病,他们的思维和正常人怎么能一样呢?从这些人身上得出的结论当然不能在普通人身上推而广之了。另外,这些病例都是弗洛伊德自己的病人,病例都是他自己整理的,他可能有意无意地选择那些支持自己的案例,而忽视或根本注意不到其它的。同时,弗洛伊德还会有意无意引导病人说他想听的(这不能怪他,人类都避免不了),而病人也会因为迷信权威或者为了取悦别人而无意地说那些弗洛伊德想得到的。因此,这些案例并不能作为弗洛伊德理论的强有力的证据。
弗洛伊德早期有大量追随者,后来大都决裂了,甚至老死不相往来。这些人里包括荣格、阿德勒、埃里克森等一大批著名心理学家。因为他们的观点与弗洛伊德产生了巨大的分歧。比如,他们有些人认为弗洛伊德只注重了五岁前的经历对人格的影响,而忽视了五岁以后漫长的人生经历,生活的社会、文化环境等因素的影响。有些人认为弗洛伊德理论中存在性别歧视现象,还有人认为弗洛伊德过分强调性本能,等等。

批评弗洛伊德的声音还不止这些,可是他的名气却丝毫未减。他的理论对我们传统的思维产生的冲击太大了!最重要的是,他提供给人们一个全新的角度对自身进行更多思考。但是,弗洛伊德的理论不等于心理学,更不能代表现代心理学,它只是心理学的一个早期的流派。

所以,不要总是拿弗洛伊德说事儿。

我的科学松鼠会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