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脑袋在发酵

盖茨比有什么了不起?

Standard

听说“盖茨比”拍成了电影,还是迪卡普里奥主演的,于是决定把书柜里的这本小书再拿出来看看。这是我高中时期在小胖鸟的推荐下看的,她给我推荐的《蓝色生死恋》我也看了。《蓝色生死恋》的剧情我还记得清清楚楚,以及那个持续了足足5分钟的“妈~”“恩熙~”的对话。可是盖茨比讲了些什么,我完全没有印象了,或许我当时就没看完。

当我这次看完“盖茨比”就原谅了过去的自己。因为这样的情节别说是那时候,就是放在1年前,恐怕都是超出我理解范围的。而现在,尽管我认为我看懂了故事的来龙去脉,但还是感到三观受到了一些冲击。它确实不是一本适合涉世未深的理想主义青少年阅读的书,尽管叫“了不起”这个词看起来挺热血。但当你怀着励志的期待看下去,就会被一盆冷水泼醒。

我曾经无数次地认真思考过一个问题:如果我现在立刻意外死亡,每个人都会是什么反应?

之所以说“认真”,是因为我确实认真地想象过每个我认识的、可能认识的或认识我的人的反应。有时这种想象非常吸引我,甚至迫不急大去死一死,来看看我的每一个答案是否正确。但作为一个唯物主义者,我不得不面对一个残酷的现实,死了就什么也看不见了。别人对我的死有任何反应我也都不知道了。那些对我的死没有什么反应,而是继续过好自己的生活的人才是理性的。

那么为什么想知道别人对我的死的反应呢?其实无非就是好奇究竟每个人对我的真实态度罢了。可是既然我都死了,知道别人对我的真实态度又怎样呢?只不过是在给自己找不痛快。前两天听到一首日本歌,两个日本老一辈音乐人的晚年作品,歌词大意是:你就这样把我永远骗下去吧……

我才不要原谅那些活着的时候对我不好,等我死了又祈求我原谅的和那些活着的时候不向我示好,死了以后又对我表白的人呢。我什么都看不见!听不见!让他们后悔去吧!

盖茨比到底有什么了不起?我到现在也没明白。

说他从屌丝变成了高富帅?好像他的钱来路也没那么正,不过是一些投机生意。
说他对爱情忠贞不渝?好像他只不过是喜欢自己幻想中的白富美,这是他接触到的第一个大家闺秀。

从大五人格来看,盖茨比应该是怡人性、责任感比较高、神经质比较低的一个人。非常自恋。他不能接受自己的身世,创造出一个全新的自己,并以此博得女主黛茜的芳心。而女主又是个。。。怎么说呢。。。很普通的,追求富足安逸生活的人,所以谁能给她这些她就爱谁。也不能批评她是骗子,因为她也都是实事求是。盖茨比这种自恋的人,其实不是真心喜欢黛茜,他喜欢的只是自己心中的大家闺秀的念想。

倒是汤姆(黛茜的丈夫)和他的情妇更像是真爱。他的情妇是个长相、性格、年龄都没有什么优势的修车铺老板娘。值得一提的是,最后这位老板娘平时口无遮拦的妹妹居然在法庭上非常靠谱地没有乱说话。

回想起每个人物,他们的性格“也就那么回事儿吧”,他们和人的交往“也就那么回事儿吧”,不能说他们有什么错,他们都有各自的道理。盖茨比的了不起之处可能就在于“不是那么回事儿”吧。他的命运、爱情、为人处世的方式,都不和别人不一样,但是那有怎样呢?他什么也改变不了。

对于盖茨比来说,这样的结尾已经让他达到了幸福的顶峰。

唉,这些人怎么都这样啊。

喜欢 vs 不喜欢

Standard

matrix67.com 有一部分专门列出了自己的喜欢和不喜欢,虽然觉得这个方式介绍自己很赞,但是一直不屑于借鉴他的创意。不过,今天忽然心血来潮,打算百忙抽身总结一下。

排名不分先后,这个列表也会随时改变、补充、删除。

喜欢:

真的、美的、新鲜的、有逻辑的、有趣的、段子、水果、蔬菜、肉类、辣的、有节奏的、TED、掌控感、Apple、月亮、DQ、分类、回复、实验、考据、西瓜、纪录片、乡土建筑、认知失调、keynote、改变态度、水、飞面神教、走路、干燥、塑料袋、铅笔、拜师、自拍、吐槽、群腐、从后面踩别人的鞋、吓人一跳、制造气氛、不给别人面子、被搭讪、博物馆、Google、直觉、死理性派、听别人分析、西方哲学、悲壮感、牛奶、元素周期表、sexy brain、直、揶揄、当面说、汤唯、贝克汉姆、篡改歌词、挽袖子、高跟鞋、自来熟、负罪感、新鲜的鱼、shopping list、大步流星、疙瘩汤

不喜欢:

天气预报、韩剧、偶像剧、争论、团购、逛街、听别人吹牛、冷场、宅、腾讯、百度、表态、刨根问底、大道理、矫情、叫自己的名字、坚持自己、敏感词、墨菲定律、自以为是、下结论、挑食、麻烦、(被)拒绝、变来变去、山寨、人人网、肯德基、删帖、被别人问弱智问题、叶公好龙、中英夹杂、首饰、装饰品、糖、吃饭biaji嘴、蓝岛大厦、算钱、林徽因、等待、找、道德至高点、抄袭、挽裤腿、暧昧、长发男、蒙牛、爱国主义、中医、求关注、玩失踪   先写这么多吧。

东京归来收屋子

Standard

(两年前的这时候我不会想到现在才第一次出国,一年前的这时候我不会想到有生之年会去日本。可它就这么发生了。世事无常啊。)

从东京回来几天了都没有写游记,这不太正常,除了年底确实事多以外,我把不多的闲暇时间都用来收拾屋子了。了解我的朋友先不要惊呼“太阳从西边出来了”或者“长大了”之类的,因为我还没说完呢。不仅如此,我还主动承担了更多家务、把化妆的频率由“偶尔”提高到了“每日”、并听从已经打入金融界的栗子林的建议,开始攒小票记账了。

旅行的意义是什么?小清新喜欢要求自己“要么旅行,要么读书,身体和心灵必须有一个在路上”,而对于我来说,“阅读和旅行送身体和心灵上路”才比较贴切。因为隔一段时间,他们就被现实的阻力一点一点消耗,减速,停止。习惯了周围的一切,成为惰性物质,难以发生任何反应,激发出能量。阅读和旅行一瞬间就把人唤醒了,不过阅读就像在电视上看蘑菇云,只能通过想象力间接感受原子弹的威力。

所以只有置身在东京拥挤的地铁上、狭窄的小屋里、忙碌的街道上,才能够体味本尼迪克特在《菊与刀》所说的“各得其所,各安其分”和耻感文化。

以前在上文化心理学时老师就说过日本女人出门是不能不化妆的,可我就奇怪,那么日本男人呢?也听说日本小孩儿冬天是穿短裤和裙子的,那么他们一定是不怕冷、锻炼孩子的意志吧?

没有进入他们的环境,这样的设定的确无法理解,但把这些行为放到情景之中,却显得非常自然。走在东京街头就会发现他们所有人出门都是经过精心打扮的,无论男女老少。公交司机也会穿着笔挺的西装,打着领结,带着白手套和帽子,在汽车驶出站台时,站台的工作人员会向汽车挥手。飞机起飞前,机场的工作人员也会这么做。他们的讲究好像特别多,所有看过日剧的人一定对他们每次饭前和饭后都必须要说“我开动了”和“我吃好了”印象深刻,我甚至曾看到某日剧中有个情节是主人公开门回家没有喊“我回来了”,被妈妈责备说“没有礼貌”。

作为有着五千年历史的中国似乎早就受够了这些繁文缛节,干大事的人要“不拘小节”。但日本人似乎并不追求“干大事”。在美国和中国,追求自尊的方式是提升自己的社会地位,而在日本则是“各得其所,各安其分”。在一个需要依靠提升社会地位获得自尊的社会,人们只要想办法满足那些能够让自己提升的人就好了,如果那些人是人民,他们就会不遗余力地贿赂人民、做广告、作秀;如果那些人是领导,他们就会不遗余力地贿赂领导、做政绩、作秀。但日本文化不是,它要求每个人把自己的事情做好,不然就对不起自己的名誉,就是不知“耻”。

日本自杀率高其实不是因为经济压力大,主要其实是文化的压力。一个不能做好自己本职工作的日本人是不配活在世上的。在日本的地铁里没有乞讨者,其实在哪里都没有。中国人讲“好死不如赖活着”,但日本人却认为只要活着一天就要“生如夏花般绚烂”,否则不如死去。

也许正是因为他们对自己要求的尽善尽美,所以在日本随处可以看到贴心的设施,所有的公用厕所都有哺乳处,并且每个小间都有两卷以上手纸。这里不得不插一嘴,他们的公用厕所都有两小卷的可溶纸,这是标配,有时还有备用的,一点儿不担心被“偷”。几乎所有的收银台和餐厅都用托盘收款,并且在用胶条封口时特意把末端折个角怕你撕不开,地铁上也有行李架,并且有很多抓手(北京有些地铁,比如八通线,根本没有垂落式的抓手,我这种矮人根本够不到。),换乘同一家公司的地铁只要下车到对面站台⋯⋯

这些人性的细节一定不都是文化的作用,更是市场竞争的结果。人性化的设计谁有谁就胜出,这一点苹果也是这么做的,并不是日本的土特产。日本的与众不同应该是人们的精神风貌吧?每一个路人的穿着都显得一本正经、一丝不苟。第一天我们就发现似乎日本女性是不穿裤子、只穿裙子的,经过观察,其实有,只不过需要注意观察才能发现他们;日本人似乎也很少穿牛仔裤,在马路上找一条牛仔裤比找一身和服还困难。他们无论男女老少都穿着套装、大衣,拎着皮包疾行在路上,偶尔被红绿灯挡住去路,也会偶尔有一个人闯红灯。

但一切秩序井然、有条不紊,就像他们抵达时间精确到分钟的公交车一样,我想哪怕住在胶囊公寓里,他们也会有办法过得很舒服。路边的房屋中介上,根据我们的猜测,房子都是20平米计算的。这并不让人特别震惊,因为我们所住的那家位于东京都厅旁边的30层的酒店内,我们的标准间也就15平米左右,任何一个国内的快捷酒店也不会有这么小的房间吧?但麻雀虽小五脏俱全,除了所有国内酒店的必备设施,他们还塞下了一个小冰箱。

躺在酒店小屋里,即使四周的墙都很近很近,但也不觉得它很简陋,回想起我自己的小屋,总想着忙完这阵再收拾,总想着先赚钱买大房子再好好收拾,总以为屋子乱是因为太小。其实不过是一种不能脚踏实地的态度。

不可能每一个国家都幅员辽阔、地大物博,也不可能每个人都拥有过人的才智或者生来就是富二代/官二代,就算是,那些也跟自己没有关系,因为不是通过自己的努力获得的。管理学上有个“彼得效应”,就是一个人最后会做一件他无法胜任的事情,因为他总是会因为做得好而升级,直到一个自己无法胜任的位置。但实际上不是每个好运动员都是好教练、好官员。职业不分高低贵贱,但态度分。能够谨慎、积极地对待平凡的工作和生活比在庙堂之上而好逸恶劳和处江湖之远而好高骛远要值得尊敬得多。

不过也幸亏中国人说“好死不如赖活着”,所以中国人善“忍”,没有尊严地活着也可以接受,虽然常常活得很敷衍,但至少这种韧性维护了稳定。一个每个细节都做到极致的社会是用来生活的,你可以在这里找到生存尊严,但它已经如此完美以至于随时担心自己会令她蒙羞;但在一个敷衍成风的社会里,只要你能够承受它巨大的成本、只要你经得起它的内耗、只要你熟悉它的游戏规则、只要你比他人稍微做得好一点,你就可以脱颖而出。

这一切还是从收拾屋子开始吧。

—————————————————————————————

(由于签证问题,我们参加的是半自由行线路,也就是第一天从机场到酒店和最后一天从酒店到机场是由当地的日本导游刘桑带队,其他时间自由。一路上刘桑特别有优越感地给我们讲了好多日本的事情,日本小孩儿每天两节体育课啦、日本人平均寿命80多岁啦、日本犯罪率很低啦、没有小偷啦、日本很少出交通事故啦、日本没有假货啦、日本所有地方价格都一样而且不讨价还价,可以随便买啦⋯⋯关于买东西的部分,我开始是打上个问号的。因为就像中国的许多导游一样,她先把我们带到了日本著名的两个商业区秋叶原和银座,虽然是从机场到酒店顺路吧,但也很可疑。反正我就不掏钱。但后来经过我们自己的实践证明,刘桑说得没错,从旅游景点的小店、纪念品店到机场、从箱根的山下到山上、从零食到电脑,所有商品的价格都是统一的。这样一个充满信任的社会,人们可以全心全意地做自己的事了。)

这几天总是想起一首歌:

小和尚下山去化斋
老和尚有交代
山下的女人是老虎
遇见了千万要躲开

走过了一村又一寨
小和尚暗自揣
为什么老虎不吃人
模样还挺可爱?
老和尚悄悄告徒弟
这样的老虎最呀最厉害
小和尚吓得赶紧跑
师傅呀!呀呀呀呀坏坏坏
老虎已闯进我的心里来心里来

活该你一辈子用“西门子”

Standard

老罗在微博上已经跟西门子死磕一个多礼拜了吧?很多人觉得刷屏很烦人,也有人为他因为自己个人一点儿鸡毛蒜皮的小事骚扰百万粉丝感到讨厌,但我倒是和往常一样,从口水战中看到、学到了不少东西。

开始觉得比较好玩的是,很多西门子用户都有类似问题,但一直都是自我归因或者家庭内部归因,很少会想到是产品质量的问题。这种经历每个人都有吧?最常见的应该是使用电脑什么的,我以前总觉得是我自己笨,这么简单的程序都不会用,等自己掌握使用方法以后,我就觉得其他不会用的人笨,这么简单的东西都不会用,有一种优越感。后来,自从我知道了一个职位叫作“产品经理”,知道一门学问叫“用户体验”之后,我终于知道了一个真理:用户永远是对的!一切用户使用的“错误”都是产品设计的问题:你丫做这个的,为什么不替用户想到?

还有就是危机公关。西门子的危机公关把他们形象全搞砸了。唉~引用拇姬老师的口头禅:我真替他们着急啊!明明一个挺好的机会,把握住了完全可以树立起自己正面的品牌形象的,和这个形象比起来,什么道歉啦、召回啦之类的暂时的经济损失算什么呢?是心疼这点儿钱,放不下面子,还是想失去用户的信任?

好吧,这些不多说,我最感慨的其实是网民对这件事的态度。代表性的微博见下图。

你们这些相信“改变不了”的人,最终什么也改变不了。这种无能为力的态度真是气人!这些人就是靠着从众和墙头草的态度随大流才侥幸进化至今的吧?难道改变不了就要认命了吗?那你到这个世界上干什么来了?

我妈总说:办法是人想出来的。

对啊,事情也是人干出来的,你不干,它永远保持原有的运动状态。

前几天在看到某学妹的校内状态,发现武大图书馆已经购买了APA数据库。从大二开始就一直在给图书馆“推购”,现在尽管已经毕业了,但还是很欣慰。要知道武大心理系在学校还是一个甚至很多人都不知道的、寄人篱下的系(属于哲学院),能有专门的心理学数据库是一件多么奢侈的事啊。很多事情不努力怎么知道不可以呢?还是说图书馆。以前到了机房经常发现贴出一张纸,说被占用,只好临时改变自己的安排,很多同学只能灰溜溜地抱着书走了。于是我给图书馆老师写了个邮件,说能不能提前一周公布一下下周机房占用情况,让大家提前调整时间?第二周图书馆就采纳了这个建议,作出了改变。

对于“改变不能”的人来说,这些太小,根本算不上什么“改变”,但其实大多数一夜之间翻天覆地的变化只存在于历史书上。科学上也是一样,1905年的爱因斯坦只是个个案,多数发现都是一篇一篇paper堆起来的。

其实那些“改变不能”的人也挺可怜的,他们应该是习得性无助吧。在成长经历中,每次试图改变总是受到打击,久而久之就变得“改变不能”了。前几天跟周欣悦老师聊天,她还讲到这事。以前中国人做文化心理学很希望作出东西文化的差异,但现在差异越来越难做了,她更倾向于没有本质差异。以前都说中国人是整体性思维,西方人是逻辑思维,但是他们最近的研究发现,在剥夺控制感后,东西方人都倾向于整体思维(东方式思维),获得控制感后都倾向于逻辑思维。这是不是也和中国人长期处于“习得性无助”状态有关呢?对生活缺乏掌控感?

每次要做什么事,总是有些“改变不能”的人跳出来泼冷水,就像这次西门子的事。但如果最后老罗成功了,这些人有跟着享受福利。他们怎么老这么滋润呢?

怕犯错不应该成为不作为的借口

Standard

上周某个早上广播里说美国又坠了一架直升机,似乎美国部队经常出事。这次非常异常,还没等我发愤青脾气,骂媒体老报道人家的坏事,我爸先发感慨了:“那是人家训练多啊!咱们这边就怕出事儿,谁出事谁担责任,干嘛拿自己的仕途过不去?省出来的经费自己用用不好吗?”

也是,不做事永远都不会犯错,犯错的都是做事的。没什么可怕的,我犯的错还少吗?

其实给自己树立一个很二很缺德的形象挺好,一毛不拔大师不就是“以缺德服人”吗?所以他拔毛的时候更让人感动了。不过就我接触到的号称自己不靠谱、缺德的人其实往往还都挺靠谱的(倒是某些说自己富有激情的人好像没什么激情,也可能他想说“基情”被我理解错了吧~哈哈哈)。

说到犯错,我一直在思考个问题,微博上发的不合适的帖子要不要删掉呢?我自己也没想好。不删是因为,那毕竟是自己发的,改了就可以了,但是不能否认之前的行为,留着怕什么呢?删掉主要是因为怕被更广泛地传播。

反正以前我很bs那些删掉自己微博的行为,认为那些都是不敢面对自己错误的耸人,直到我自己发错,恨不得没有人看见⋯⋯哈哈。人们都是双重标准的~

想回到过去⋯⋯

Standard

想回到过去⋯⋯

这应该是一种很常见的简单想法,具体表现可以套用几句固定句式:如果当时⋯⋯就好了。这样一个句式不止激发了多少创作灵感。如果把艺术作品按照内容分类,那么这应该算是“历史假设体”。

为了准备今晚的“李献计历险记极客见面会”我下午特意看了《蝴蝶效应》。从它刚上映时我就一直挺想看的,因为据说是心理学电影。不过看了以后觉得比较失望,看着看着还睡了一觉,因为它用了两个小时似乎只说了一件非常简单的事情:别老惦记着通过篡改历史来挽救你现在的生活,那样只会越来越糟。不过这个道理确实NB。

相比较起来,20分钟的“李献计”动画版倒是显得更紧凑一些,叙述方式也更有吸引力,遗憾的是,“李献计”恰恰没有说清楚它“回到过去”的逻辑。最后我也没明白,为什么李献计老了,王倩年龄却没有变。难道是现在的自己坐着某种时间旅行器回到的过去,而不是直接回到过去的身体?那如果这样,为什么不会遇上过去的自己?以及如果有无数扇随机的门,那是不是也会到将来?这些“历史假设体”电影中我还不明白的一个地方就是,为什么回到过去之后主人公还保留着上一世的记忆?

篡改某个事件是没有用的,因为很多悲剧不是事件的悲剧,而是性格的悲剧。幸福不幸福和发生的那些事情并没有着必然的联系,而是由很多小事逐渐积累起来的。

好吧。。。我该准备走了,慌慌张张不知道在说什么。。。

从今天起做一个勤奋的好人

Standard

让我克服了这么长时间的拖延症,终于下决心写博客的是《好运 Money +》(我没有投资方面的兴趣!看这个纯属业务需要))上写郭敬明的一篇文章。

关于韩寒的公共发言,他(郭敬明)说:“他很棒,他传递价值观,但结果没法量化。我带来更实际的价值,我的公司每年创造几亿码洋,我交的税,上海的街道、地铁、林荫道都能看到我的贡献。我维护着手下的60多名员工不至失业,我拯救这个行业下游的那些弱小的书店,我让我的作家们生活得更好。”

(插一句,看看这些人怎么把自己的行为“合理化”的,其实非常有意思。)

看到这段话,想起老罗《我的奋斗》前言中说的(出版时好像被删掉了),大意是:这个世界上坏人似乎总是比好人更勤奋。

不应该畏首畏尾害怕犯错误,犯错误是可以改的,谁说不能犯错了?

不应该懒惰下去了,还是那句话,我们不做难道让他们做吗?科学不普及难道让伪科学普及吗?

第一个“30天习惯养成计划”养成了早练的习惯,一直盘算着第二个30天好好写写博客的。好吧,现在就开始!

重申一下规则,每周写3篇博客就算完成任务,每天在 Gtalk 签名倒计时。30天坚持下来,没有物质奖励,精神奖励是可以发疯或者发呆什么的一天。每周完成不下来就禁微博两天。

最后引用冉老师名言:日拱一卒,不期速成。

被 Flipped 击中了泪点

Standard

浪漫的情节是不可能让我哭的,就像恐怖片不会让我害怕。击中我泪点的电影有且只有一种可能性:不被理解。

被韩寒博客里推荐的这个《怦然心动》成功命中。就在电影刚开始的时候,Juli 和往常一样高兴地坐在树上,她本以为所有人都跟她一样喜欢那树,喜欢她在树上报站,所以当她看到有人来砍树时,也以为所有人都会站在她地一边。但是她自作多情了。连最理解她的爸爸都要爬到树上劝她下去。对,就在她爸爸说出”it’s time.”的时候,哗地一下⋯⋯原来的一切都是假的吗?关键时刻没有一个人站在自己一边吗?

在我没有几部电影的记忆库里,能想得起来的被击中泪点的时候就是第一次和最近的一次(正好是首因和近因)。第一次是小学时候看《离开雷锋的日子》看到主人公做好事被人敲诈陷害无处说理。最近一次就是《唐山大地震》,女儿回到家里看到桌子上有一盆西红柿,才知道自己是被怀恨多年的妈妈最大的心结。

还好,电影里的误会最终都解开了。

不过让我困惑的是,为什么我特别怕误会或者不被理解呢?

另外,我不看好这一对的爱情。Bryce 可能是爱的 Juli 这个人。可是 Juli 爱 Bryce 什么呢?小时候看《金玫瑰洞》就被“王子爱上公主的眼睛”这个情节深深地打动,但是现在看起来只有不靠谱。而且 由于 Bryce 懦弱的个性,很有可能是收到祖父的影响/暗示什么的,以为自己爱上了 Juli。但是他俩性格显然不合嘛~好吧我承认我可能是出于嫉妒 Bryce 的长相和Juli的性格。

还有,像 Juli 那样彻底干脆利落硬朗的作风挺好。就怕外表彻底干脆利落硬朗,或者想要这样,但却又矜持。就是想**还想立牌坊。这样就很难硬朗得起来,总会瞻前顾后。

我不是一个人在犯SB

Standard

今天看到一个八卦,过几天大家都能在报纸上看到,看来不是什么秘密,不妨提前透露一下。就是这么一段话:

但是科学青年对于感情表达方面,还是会比较笨拙。小庄就曾见过有一位科学男青年,跟姑娘仅仅接触了两三次,但是由于“高效”思维作祟,男青年便单方面认定了姑娘已经跟他是“高级别”的关系了,弄得姑娘非常尴尬。

我对这个八卦一无所知,不知道是发生在谁身上的。但是我对此男的行为表示理解!并且对这位不知姓名的躺着也中枪的同学表示感谢!你让世界变得更透明了。

意识到了死的意义

Standard

相遇是一种缘分,我很怕它熄灭。所以我有三本同学录,记录了几乎每个小学/初中/高中同学的联系方式。但是后来很多还是失去联系了。

那时,我还会尽量记得每个好友的电话号码。

每次分别就好像生离死别,也许一辈子都见不到了。哪怕是只有几天的军训,我也会因为这个诀别而没出息地哭。

这种感觉以后也许再也不会出现了。

大学毕业时,我就没有一点儿分别的感伤。在一个国家/城市/校园,哪怕是隔壁,甚至是一个屋子,和在地球另一端有什么太大区别呢?不是一样都是对着屏幕敲字?这种分离和在一起有什么不同呢?

以前要和人保持缘分很难,就算要到电话也不能保证总能有联系。一切都会随着地址/电话的变更而消失。

现在每个人都有好几个永久居住地址,QQ,校内,email⋯⋯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相比起来那个被称为“永远的家”的小盒其实并不能永远。

现在得缘分生得容易,死起来却特别难。过剩的缘分也随之贬值了。

想搭讪个妹子,过去需要多厚的脸皮和多少技巧啊?现在,随便要个围脖,你们之间的缘分就会长生不死。

既然它不死,那么永远都有机会,来日方长。“长亭外,古道边”的故事再也不会上演了。只要不死,一切都还有机会。

那么生命呢?如果不会死,我能像 The Man From The Earth 的主人公那样好好学习,拿 n 个 Ph.D 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