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该你一辈子用“西门子”

Standard

老罗在微博上已经跟西门子死磕一个多礼拜了吧?很多人觉得刷屏很烦人,也有人为他因为自己个人一点儿鸡毛蒜皮的小事骚扰百万粉丝感到讨厌,但我倒是和往常一样,从口水战中看到、学到了不少东西。

开始觉得比较好玩的是,很多西门子用户都有类似问题,但一直都是自我归因或者家庭内部归因,很少会想到是产品质量的问题。这种经历每个人都有吧?最常见的应该是使用电脑什么的,我以前总觉得是我自己笨,这么简单的程序都不会用,等自己掌握使用方法以后,我就觉得其他不会用的人笨,这么简单的东西都不会用,有一种优越感。后来,自从我知道了一个职位叫作“产品经理”,知道一门学问叫“用户体验”之后,我终于知道了一个真理:用户永远是对的!一切用户使用的“错误”都是产品设计的问题:你丫做这个的,为什么不替用户想到?

还有就是危机公关。西门子的危机公关把他们形象全搞砸了。唉~引用拇姬老师的口头禅:我真替他们着急啊!明明一个挺好的机会,把握住了完全可以树立起自己正面的品牌形象的,和这个形象比起来,什么道歉啦、召回啦之类的暂时的经济损失算什么呢?是心疼这点儿钱,放不下面子,还是想失去用户的信任?

好吧,这些不多说,我最感慨的其实是网民对这件事的态度。代表性的微博见下图。

你们这些相信“改变不了”的人,最终什么也改变不了。这种无能为力的态度真是气人!这些人就是靠着从众和墙头草的态度随大流才侥幸进化至今的吧?难道改变不了就要认命了吗?那你到这个世界上干什么来了?

我妈总说:办法是人想出来的。

对啊,事情也是人干出来的,你不干,它永远保持原有的运动状态。

前几天在看到某学妹的校内状态,发现武大图书馆已经购买了APA数据库。从大二开始就一直在给图书馆“推购”,现在尽管已经毕业了,但还是很欣慰。要知道武大心理系在学校还是一个甚至很多人都不知道的、寄人篱下的系(属于哲学院),能有专门的心理学数据库是一件多么奢侈的事啊。很多事情不努力怎么知道不可以呢?还是说图书馆。以前到了机房经常发现贴出一张纸,说被占用,只好临时改变自己的安排,很多同学只能灰溜溜地抱着书走了。于是我给图书馆老师写了个邮件,说能不能提前一周公布一下下周机房占用情况,让大家提前调整时间?第二周图书馆就采纳了这个建议,作出了改变。

对于“改变不能”的人来说,这些太小,根本算不上什么“改变”,但其实大多数一夜之间翻天覆地的变化只存在于历史书上。科学上也是一样,1905年的爱因斯坦只是个个案,多数发现都是一篇一篇paper堆起来的。

其实那些“改变不能”的人也挺可怜的,他们应该是习得性无助吧。在成长经历中,每次试图改变总是受到打击,久而久之就变得“改变不能”了。前几天跟周欣悦老师聊天,她还讲到这事。以前中国人做文化心理学很希望作出东西文化的差异,但现在差异越来越难做了,她更倾向于没有本质差异。以前都说中国人是整体性思维,西方人是逻辑思维,但是他们最近的研究发现,在剥夺控制感后,东西方人都倾向于整体思维(东方式思维),获得控制感后都倾向于逻辑思维。这是不是也和中国人长期处于“习得性无助”状态有关呢?对生活缺乏掌控感?

每次要做什么事,总是有些“改变不能”的人跳出来泼冷水,就像这次西门子的事。但如果最后老罗成功了,这些人有跟着享受福利。他们怎么老这么滋润呢?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