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业一年多

Standard

一年前的今天我还没有想到会来果壳全职工作。那时新经典的编辑送了我一本漫画叫《毕业第一年》,是一个女孩儿的自传,描述了正在她身上经历的毕业第一年的蚁族生活:找不到工作、上班不开心⋯⋯很幸运,这些都没有在我身上发生。不过也很奇怪:我居然当了个编辑,自己都替当年的语文老师吐血。

其实毕业一周年的时间早就过了,但今天特别想说点什么。我想感慨生命的脆弱,相聚的短暂,人生的无常,友谊的伟大。你不知道,一个从死亡线上下来的人脑子是不正常的,总想酸溜溜地拉着生命好好聊一聊。

这一年多里学到的东西可能顶上整个高中,知识上的、工作上的、做事上的、社会上的(这方面可能少些),但归根结底都是因为我认识了一帮有意思的人,可能比我过去二十多年的生命中加起来都多。尤其是在编辑部办公室,这里就像一所综合大学,每个人都是一个学院,这里研究世界上所有的问题。易中天说:「大学是靠熏的。」那这一年我一定是被这种高浓度的延误熏得中毒至深。

一般的对同学、同事的喜爱都是出于物理上的接近罢了,我现在仍然相信这一点(详见我的文章《在一起,是因为爱情还是出于便利?》),但我相信我们不仅如此,除了日常的互动,或者说“便利”,更多的是一种欣赏、学习。

我从来没有想过我竟然在现在的高龄还会去动物园逛一整天,还会有机会在博物馆住一夜,还会指着天空认那些星座。我更没有想过可以做出关掉公共场所电视机的万能摇控器、反重力瀑布、吉他、磁卡⋯⋯的无所不能的机器猫就在身边。没有想到网上崇拜多年的偶像居然成了我的领导和同事。没有想到我会收到电路板做的钥匙链。⋯⋯

我还记得一年前和每个人第一次见面的场景,我一贯看人不准的,那时也不例外。完全没有想到这些地球人的外表下有着和标准地球人相差太多的小宇宙。

当然,这一年当中认识的有趣的朋友远远不止果壳编辑部,但是我今天只想说这些在这一年里每天和我朝夕相处的朋友们。和你们在一起的时间密度高于曾经的任何一个集体。然而,就像以前上学一样,现在似乎又到了开学的时候。

今天我们去爬了涧扣长城,听说本来就比较险峻,外加我们走错路了,我心里常想:“不会就要集体拿达尔文奖了吧?”但是,还是那个观点,在路上更能看懂一个人。对于我们来说,更能看懂一个团队。每个女生前面都有一个男生开路一个段后,紫鹬和萧四无还试图让我踩着他们的手借力,老猫一直段后。被我们落下的小年也一直等着我们。在这样的集体里,心里特别踏实。

可是转眼又要开学了,大家都选择了自己的选修课,可是无论如何,我们永远在一起学习。

One response »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