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了一天斯坦福监狱实验

Standard

今天一天,这个大好的周六都献给津巴多老师的斯坦福监狱实验了。因为前两天悠扬给我推荐了相关的两个版本的《死亡实验》。如果想看,推荐德国版2011版的。美国那个版本不是一般的烂,亏它还是2010版的呢,那时候津巴多自述当年监狱实验的书,《路西法效应》已经出版了,但我敢说,那个美国导演肯定没看,它也没看过《黑盒子》(根据监狱实验写的小说),只是看了德国版的电影,又拙劣地改编和模仿了一些,有些镜头几乎一模一样(比如用手握刀的镜头),情节也很散,还把心理学家妖魔化。

八月份是监狱实验四十周年的日子,当时我突击看了一些《路西法效应》,但是鉴于它实在太厚,叙述得非常罗嗦,没有一条固定的线索,就像个流水账,所以一只没看完,纪念稿也不了了之了。今天看了这两个电影,值得吐槽的地方太多,所以又拿起《路西法效应》一目两页地浏览了个大概。其实我最主要的动力是确定一下原实验中没有死人。

真正的的研究并没有想像中那么戏剧性,没有死亡,也没有强暴。甚至暴力也不多,不过我很怀疑这是津巴多老师在写书的时候刻意回避和修饰了。甚至实验的提前结束只是因为津巴多老师的女朋友在他面前哭了一场,提出分手。所以在看书的时候我经常觉得这些人的行为非常过激——至于么?才一两天就有“犯人”想逃跑、暴动,或者精神崩溃。会不会是应为他们在实验条件下,更敏感更脆弱?但是当我看了电影,又翻到中间说是因为津巴多女朋友哭了才停止的实验,我就觉得要么是有些细节没有交待,要么就是津巴多老师的文字还无法体现。

其实实验中一些细节的处理远比电影中丰富得多。津巴多在实验开始时真的说服警察局调用了警察将“犯人”一一“逮捕”到斯坦福监狱。还有是上厕所,因为他们是把教学楼中的一块地方改造成了监狱,所以监狱本身是没有厕所的,而上厕所的路上需要经过监狱外的日常环境,所以每天都有固定的上厕所时间,为了不让“犯人”脱离情景,他们上厕所时都是要蒙着脑袋以免看到外面的。津巴多的女朋友就是看到了这一幕才决定跟津巴多“谈谈”的。

犯人每天夜里还要起床报数,因为那是两波狱卒交接班的时间,他们要确定所有人都在。

津巴多一定也是个偏执的完美主义者,他甚至在犯人和狱卒的着装上都很讲究。狱卒都是带黑色反光墨镜的,这样可以增加他们的匿名感,做事更自如。而犯人的脑袋上是要戴上一个用丝袜做的“帽子”的,一开始从着装上就要羞辱他们。

从津巴多身上我第一次发现原来心理学家也是需要认识各种三教九流的人物的。如果不是当年跟警察局长很熟也不会想出这个实验。他在实验中甚至还请到了一个“老犯人”去观摩指导,这哥们觉得这里比真正的监狱好多了。至于请到神父、心理医生什么的这些人参与实验更是不在话下了。

 

不过《路西法效应》应该是为了翔实而牺牲了可读性,整个一篇流水账,看得我已经晕菜了,那些人物啊,时间啊。似乎这五天中出现了无数的人做了很多很多事。不过我想,对于那些参与实验的人,尤其是犯人,来说,这五天肯定更漫长了。

 

唉,我只是想感慨一句: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另外,如果我是津巴多的女朋友(不好意思,yy一下),我99%不会对实验提出什么异议,至少过去的我应该如此,不知道将来的我会怎样,希望我也可以保持自己独立的判断。但是,这可能吗?

还有个问题,底线在哪里?

(每次想表达的东西一多,就写成这种没有逻辑的乱唠唠了 |||)

One response »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