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动物监狱深度虐待游笔记

Standard

没想到上大学前那次居然不是有孩子前最后一次去动物园,其实,今天这次才能算真正去了一次动物园。

如果紫鹬管这叫做自虐游,那么我们众人应该称之为”虐待游“,一路讲解下来,一定把这孩子累坏了。本来是准备做好笔记,回头讲给我的 2.0 的。但是,鉴于天气太冷了,所以只拍了照片,现在根据照片线索尽量回忆吧。不对的地方请各位纠正和补充。

门票后面居然没有地图!本着少走重复路线的原则站在地图前琢磨半天,最后事实证明还是瞎走的。

第一站,水禽湖

关于水禽,我以前可以卖弄的知识仅限于两条:一个是,鸳鸯不是一夫一妻终生伴侣,只是它们喜欢成对出现,而人们认不出来;另一个是,过去人们以为天鹅只有白色,黑天鹅是后来发现的,还有个英文中经常说的“成语”是什么来着?

所有这些知识在紫鹬和他的老友-哈佛博士 W 君 面前,都不好意思拿出来丢人啦。今天收获各种知识扩展包加神卡。让我一张一张打出来吧,霍霍~

找吧!水禽湖里怎么会没有鸳鸯?因为鸳鸯其实是一种喜欢呆在树上的水禽。。。

这些鸟大冬天为什么能老老实实呆在这里不往南飞呢?一个是因为它们的翅膀被剪掉了(有的剪掉翅尖,有的剪掉羽毛,还不大一样),另一种情况是,北京对于西伯利亚之类的鸟来说已经算是南方了,况且公园吃的也多,它们就留下了。

黑天鹅是在澳大利亚发现的。

水禽湖上通常看到的是两种天鹅——大天鹅和小天鹅。除了大小不同以外,它们的嘴也不一样。大天鹅是黄黑,小天鹅是黄。好像脖子也不太一样吧?不过给我印象最深的是最后临走在后面角落里看到的单独圈起来的天鹅,紫鹬说这种天鹅叫什么来着?虽然我不记得它们的名字,但是我相信下次能认出它们来,因为它们的脖子是弯的,两只就可以摆成“心”形,嗯。。。你想起什么产品的广告了咩?

下面这哥们很有镜头感,对着照相机摆各种 pose。看,它翅根处没有黑色羽毛,那是被人剪掉了,这样它们就飞不起来了。它们翅膀的羽毛分三个级别,最外侧的是一级,被剪掉的是三级。

被剪掉翅膀的。。。什么?

嘴太长,啄不到地上的小果子

它的嘴捞鱼很好使,可是吃冰上的小果子就费劲了,不是费劲,是白费劲。

他叫小獴,相当猛,可以吃蛇,毒蛇!

它叫小獴,小而凶猛。大名非洲獴(?),看着不比龙猫大多少,但是它确实很猛,它吃蛇,毒蛇。怎么吃呢?它采用一种非常贱招的方式:先招一下蛇,然后赶紧跑,在招一下,在跑,仗着自己爆发力比蛇还好,把蛇的毒液耗尽,然后将它干掉。

Mo 啊!

这个是 Mo 。。。咳咳,Mo 同学改头像吧!

为什么要拍这个?忘了

在这个雕像前,紫鹬和 W 君用不知道是成都话还是英语还是拉丁语的话讨论了一会儿,讲给我们,然后我忘了为什么要拍它了。

请注意他们的膝盖

看,它们是跪着的!而且膝盖是向后的。旁边的火烈鸟馆忘记拍照了。火烈鸟非常可爱,它们必须群居,害怕孤独,孤独可以让它们内分泌失调,茶饭不思。北京动物园还算有钱的,买了一堆火烈鸟作伴。看上去差不多,但其实至少有两个品种,白的和红的。在其他小动物园,火烈鸟常常感到孤独,以至于绝食,怎么办呢?呢?呢?动物园还真是有办法,你猜?。。。他们在墙上装上镜子。。。囧

老大都这样

正中偏上四分之一处有一只秃缳(?),秃头,白衬衫,黑风衣,俨然黑社会老大派头~

忘了,蓝色羽毛很好看,我叫它蓝色妖姬。

后来还看到各种犀鸟,如果你看到鼻子上顶个“肥皂盒”的鸟,基本就可以判定它是某种犀鸟了。之所以叫犀鸟,就是因为它鼻子上顶着一陀东西,像犀牛的角。

两种鹦鹉一蓝一红

红色鹦鹉旁边有一直蓝色的,都是金刚鹦鹉,但是品种不一样。放到一起养了。动物园的这种问题很多呀。紫鹬说成都动物园的两只不同属的鸟由于寂寞难耐,发生了不该发生的事情,还当众交配

W 君的指点下,还发现两爬馆(两栖和爬行动物馆)把三种差得蛮远的**(什么来着?俩字~)放到一起,标签上只写了其中一种。起码还写对了一种。这种错误太多了,甚至连我都发现了一个——把虎写成了狮子!我记得四年前就是错的。。。

下面好像是《狮子王》中那个多嘴的家伙,辛巴爸爸的助理?

这哥们吃虫子很厉害,一吃吃一排

它的大嘴巴老厉害了,吃虫子,一吃吃一排。

最后看的一种鹦鹉(木有照片),笼子里有绿色和红色两种,但是他们却是同一种鹦鹉,只是绿色是雄的,红色是雌的。在动物界,雌雄经常差别很大,让人以为是两种完全不同的动物。都知道禽类一般是雄性比较美丽,其实灵长类也差不多。比如非洲**(又忘了),反正雄性的脸很像非洲面具,但雌性很普通很低调。

介四老鸨呀~啊,不,大鸨。。。像天鹅一样,也有另一种小鸨,他们是不同的动物。看它长得多肥硕呀,是不是有点儿像鸵鸟?它跟鸵鸟血缘确实挺近的。不过,人家会飞,而且是会飞的鸟中最肥的一种。

萝卜尾豹纹守宫

萝卜尾豹纹守宫。花费时间最长的两爬馆却只照了唯一这一张照片。爬行动物是 W 君的研究领域。可是这个馆光线太差了,不方便拍照。尽管如此,这个小家伙的名字太有喜感了:萝卜尾豹纹守宫。它尾巴很粗,像萝卜,都是肥肉,像骆驼的驼峰,或者你的肚子,都是用来储存能量的。豹纹就是它衣服的颜色啦。至于“守宫”,其实就是壁虎的古语了。它的尾巴和壁虎一样,不小心弄掉以后都可以再长出来。不过它可能更郁闷一些,毕竟尾巴里毕竟有不少存货。

大多数蛇是没有毒的。比较老的品种都没有毒,靠缠绕,把猎物勒死。毒蛇也不会把自己毒死,因为蛇毒必须进入血液才有效(好像因为是蛋白质吧)。蛇毒可以抑制神经抵制的传导,或者让心脏停止跳动,眼镜蛇毒两者都有。紫鹬以亲身经历告诫我们不要随便碰旁边的树叶,他差点儿被竹叶青(一种巨毒绿蛇)给咬了。不过 W 君他们很有经验,专门捕捉各种毒蛇。

蛇毒一般是通过毒腺分泌的,今天还说到另一种动物,食腐,嘴里好多细菌,咬了什么东西以后,迅速感染。其实它完全可以先冲着猎物哈气,先把对方熏晕嘛~

这是神马狒狒来着?注意看尾巴,像毛笔一样的大尾巴,飞檐走壁很有气势。

可怜的猩猩。。。躺在地上

郁闷的猩猩,一个人躺在地上,太可怜了。

亚洲象和非洲象有神马区别?以前我只知道牙齿和个头的区别。其实最简单的办法是看耳朵,亚洲象耳朵小而卷,非洲象耳朵大又平。然后还可以看他们的脚趾,什么区别我忘了。

食草动物区,大羚羊很大,比牛还大,差点儿被紫鹬当成非洲除了非洲象以外最大的动物(他当时忘了河马和犀牛的存在了)。野驴很大,但是野生的快灭绝了。

麂是小鹿,像吉娃娃,不过比吉娃娃可爱。

很多鹿小时候都有“梅花”,但是长大后还有梅花的就是梅花鹿了。印度獏 Mo 小时候也有花纹的。

下面就是可爱的草泥马了。

可爱的草泥马

野生草泥马主要(还是只有?)是棕色,这些花花的草泥马都是人工培育的。它们在美洲是很常见的家畜。

野生老虎领地意识非常强,方圆一百公里内只能住一只老虎,所谓“一山不容二虎”。它们只有在交配的时候才接近另一只异性老虎,并且交配完事儿以后赶紧退回各自的地盘。甚至在交配的时候,雄虎必须咬住雌虎的脖子,防止被雌虎攻击。嗯,母老虎果然名不虚传的。

唉⋯⋯百兽之王就这么憋屈地在人造小山坡上徘徊。十二生肖里,也许以后现实中只能见到十个了。

总之,这些动物很杯具,没有做错什么,却被关进了监狱,还终生。既然关了,就不要白关,希望他们关在里面受苦是有意义的,而不是成为人类休闲娱乐的工具。

4 responses »

  1. 那个雕像我和W君解释了的好吧,它英文名叫shoebill,我们说它的嘴像一个鞋子……中文名叫鲸头鹳。另外,真的要纠正和补充吗?工作量很大呀……

    Like

  2. 我知道你们解释了,可是我忘了。。。囧。。。

    55555555太打击了。。。

    ziyu
    那个雕像我和W君解释了的好吧,它英文名叫shoebill,我们说它的嘴像一个鞋子……中文名叫鲸头鹳。另外,真的要纠正和补充吗?工作量很大呀……[回复]

    Like

  3. Pingback: 发酵罐 » Blog Archive » 幸亏我是松鼠会的。。。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