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况:江山易改,秉性难易(最终有写成了一篇混乱流水帐,不知道自己要表达神马)

Standard

我想各位已经知道了,我现在在果壳网(guokr.com)做编辑。

以前是每天一早起来用凉水洗把脸,取一罐凉光明酸奶,到食堂要一根玉米和一个鸡蛋,一个人吃完,大概八点一刻的样子就跑到图书馆外文期刊,后来是四楼(其实是八楼!)阅览室自习了。

现在是每天一早起来用温水洗把脸,热一袋温三元鲜奶,到沙发上一手面包另一手 kindle, 一个人吃完,大概九点一刻的样子就坐四十分钟公交车,到12楼的办公室上班了。

以前是在安静的图书馆看一天书,回到寝室吃饭和睡觉时就变成了话痨,给大家讲这一天看到的想到的各种东西。那时候特别盼望别人给我发个短信什么的,偶尔还 用手机上校内。会跑到只能上 google ,邮箱和数据库的电子阅览室,把 google reader 上订阅的各种乱七八糟的博客统统浏览掉,蛋疼地把各种数据库上一遍。和 noteexpress 较劲,和图书馆老师较劲(反应图书馆的各种非人性化的问题)。那时候随身携带活页笔记本,记录自己乱七八糟的想法记录下来。这个博客上的很多文字都可以找到手写版,更多的懒得敲到电脑里。总是,很宅。曾经有一度发现,好久没跟寝室以外的人说过什么话了。更郁闷的是,后来我们寝室几个人达成一个共识:跟寝室外的人缺乏共同语言。

现在是在很热闹的办公室,回到家里就把自己关进小亮屋了。办公室倒更像以前的寝室,家里更像图书馆。最近好几次跟别人说起“我们公司”都说成了“我们寝室”(弗洛伊德口误啊!)。每天在办公室聊着我们都感兴趣的话题,觉得我们就是全人类。但是每次只要跟其他人说这些话题,就会迎来看外星人的眼神。更郁闷的是,对地球人感兴趣的话题,我完全找不到点,不知道他们说这些东西意义何在。这样更增加了我认为自己嫁不出去的可能性。

不过我为什么要写这些东西?我已经晕了。最近想问题总是想不清楚,总是把自己绕进去。我高一就是这样,陷入不可知论。

最后再广告一句,来果壳网玩儿吧。有什么想法请告诉我:)

2 responses »

  1. 知己啊!同样不知道大部人他们关心的东西有什么值得关心的! 我也一直好想加入果壳来着 就是没时间坐班啊

    Like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