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爸说

Standard

活了二十多年,跟我爸说过的话极为有限,尤其是对话和非事务性的话。昨天因为一点儿小事跟我妈吵嘴(平时我俩关系好得不得了),于是今天回家的路上,只有我和我爸俩人,他跟我说了一路的话,是我记忆中最多的一次,还是几乎没有什么对话。

我爸说,这个世界上没有绝对的对和绝对的错,尤其是在家庭中和单位里,道理不是争来的,不纠结于一时的公正公平。

他给我讲了两件事。

一个是他还是新兵的时候。走正步。只有他晃了一下,被班长批评,他没做声。训练结束,他才跟班长私下解释,因为脚下踩到一块石子。班长很歉意。

还有一次他已经是副班长了。中午吃饭。班长(另一个)莫名其妙发火,把粥泼到了他身上,他没说话。后来这位班长一直因为这件事情而感到很惭愧。

有时候尽管错误不在你,但是你要给足别人面子,等冷静下来以后,事情自然就清楚了。

关于这一点,可以说我直到今天才被点醒,我爸在讲这些的时候,我从小到大那些“据理力争”后遭遇的各种让我一直百思不得其解的后果,终于在今天找到了它们的原因。因为我总是迫不及待给自己找各种借口,当众指出别人的错误,当众嘲笑别人的无知……虽然我自己也早就发现了做事除了要重视内容以外,还要重视形式,但是我以前的形式究竟错在哪,究竟该怎样注意,我却没有考虑清楚。

我爸还说,对我的要求就一条:身心健康地幸福地活着。这让我很意外,不是因为他没提我八九岁时吹牛要给他买劳斯莱斯,而是他居然能说出“身心健康”这个词。

更意外的是,他怕我不明白,还给我讲了个故事,来解释什么叫幸福。一次夜里十二点左右,查哨,在俄罗斯使馆附近,一个男人骑着一辆板车,驼了一车东西,一个女人在后面推。

我不知道我爸生活中有多少时间可以这么豁达,但是无论如何他能给我这么清楚地举事实讲道理,而不是空讲大道理,都是让我刮目相看的。他从二十岁就一直在北京,现在整整五十岁了也不会说一句哪怕是蹩脚的北京话;他不多的业余生活里只有电视机和麻将桌,我怀疑他从来没有从头到尾读完过一本书;他的记忆力越来越差;口臭;打呼噜……前两天他还问我“淡定”是什么意思,哪两个字,为什么现在大家都爱用这个词。这些都构成了我一直以来跟我爸“不熟”的原因。但是现在这些看起来都像一种讽刺,一个没什么文化的粗人凭着生活经验都可以总结出这么多常识,都可以活得这么清白,我的那些书都读到哪里去了?

4 responses »

  1. 那些高级感悟都是源自生活的,很多时候读书太多反而容易变得自私堕落。忽然想到之前看到过的一句话:“仗义每多屠狗辈,负心多是读书人。”

    Like

  2. 我爸也这样。不过我还是和他说,中国语境下,似乎都重视做人,一个圆滑的人,而忽视追求真理,所以读书多了,内心有追求在我看来远好于做一个圆滑的人(当然这2点并不矛盾同时拥有更好)

    一直觉得这句好很好,转给您:“我们看到的那些中年人,他们将自己束缚在赌博、性行为、口舌之美上,他们根本不敢对这个世界和这个社会有什么思考,并以此告诫后来的年轻人,要冷静,要慎重,要适应社会,这才是成熟。”

    Like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