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啥只见螺旋没见上升?!

Standard

这两天在看《野火集》。看到好多思想都是我看到过的,可是不能说它没有新意,因为我看到的都是近年的文章,而这些是龙应台30年前写的。

她提到了“大学生的幼稚化”,这个不就是尚重生更形象的说法“大学生宠物化”吗?什么环境污染,人才流失这些我都不觉得特别十分奇怪(只是有点而奇怪),这些预防起来可能并不那么容易,所以现在一直还是问题。但是,当我看到15页(乱序看的)说到有毒奶粉的事情时,我实在忍不住更新一下这个许久没更新的博客了。台湾30年前就曝光的问题,咱们居然成了“业内潜规则”并在死了人之后才不得不曝光,并且在事情发生两年之后才发觉之前的国家标准不合理。

于是我又想起了那个困惑我很多年的问题,为什么人就是不能吸取教训呢?其实这话说得不确切,我是其实并不是想说某个个体,因为要求一个个体凡事都能从别人身上吸取教训太难了,因为每个人总有些事情必须通过摸爬滚打,有一定阅历了,才能从经验当中理解,不沾水肯定是学不会游泳的。但是,对于一个社会来说,我到现在也不能理解,为什么别人犯过的错还要再犯一次?为什么别人已经证实的死胡同还要再撞一次强?别人已有的经验不直接拿来?当然,你要说别人的不一定适合自己,自己有自己的情况。这个我同意。但是可以本土化呀。没有实验没有调查,我不能轻易肯定,你也不能轻易否定了啊。

高中时期曾经写过一篇作文叫《小马过河新编》(居然没存电子版!好像是某年某省高考作文,题目忘了)。大概意思是把原来的结尾改了一下。以前这个故事是说小马听牛伯伯说水浅,小松鼠说水深后,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妈妈告诉他要自己试试——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于是小马一试,发现对于他来说河水比牛伯伯说得深,比小松鼠说得浅。我觉得这样很不科学,于是改了一下:

小马想了想,自己比牛伯伯矮一点儿,但比小松鼠高多了,那么河水应该到他的大腿,凑合能过去。可是,牛伯伯上次过河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儿了,万一现在水涨了呢?还是得自己量一下比较踏实。于是小马找来一根长竹竿插到水里,在水面处做了个记号。拿上来一比,都到脖子了。小马有点儿害怕,虽说脖子长吧,但这水流还是挺急的,万一……最后小马坐轮渡过去了。沿途他还欣赏了一下武汉长江大桥,准备晚上回来再来江滩看看夜景,顺便去户部巷吃点儿大排档。

像旧版那样光靠自己傻乎乎地实践是不行的,总不能每个人一生下来都先从刀耕火种开始吧?所以我特别不理解为什么有人老跟我说:“另外的比这个好的哪个哪个地方多少多少年前还不如这个呢!”为什么就不能稍微科学一点儿?干事儿前先多参考点儿文献,做一个周密的计划,准备个错题本,别人和自己的错误都不再犯第二次,可以避免多少麻烦啊!况且,貌似没有那条法律跟科学著作一样是不允许抄袭的吧?

One response »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