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宠物化

Standard

最近很茫然,一种梦想幻灭,又不知前路在哪里的茫然。我觉得自己是一棵畸形的树,一棵没有被彻底改造成白杨却忘记自己本身属性的树。前几天又碰到两年不见的尚老师,再次听他提起“现在的大学生都宠物化”这个概念。两年前听到这个概念是赞叹它的精准生动,现在听起来却像一句命运的诅咒。

我自己就是家长和老师的宠物,乖乖地摇着尾巴讨他们开心,偶尔学着人的样子作个揖,讨一点儿零食。主人给我买好看的衣服,把我打扮得漂漂亮亮,为了满足自己的审美需要,得到别人的夸奖,更可以满足自己的虚荣心。我学会了几个人类的技能就忘记了自己宠物的身份,其实主人教我这些技能跟给我买衣服的目的是一样的,除此之外还有两个作用。一个是可以把我当作他们自己的延伸,做他们自己做不了的事情,导盲犬是个典型。另一个就是投资,相当于买养老保险,或者银行春款,或者股票等等。忘了说,宠物还有一大作用,就是满足主人的一些心理需要。比如爱与被爱的需要和陪伴的需要。

对于一个宠物来说,是没有“我的”的,因为“我”也是主人的。

今天扫了几页福泽谕吉的《劝学篇》,前面谈到了独立和平等的关系:只有独立才能平等。这是一个很简单的概念,我从小就知道。但我所知道的版本一直是女性要想平等就必须先要在经济上独立。一直觉得经济独立离我还远,却忘记了同理可证在家庭中的不独立也同样导致地位的不平等。

作为一个待业青年,不仅要忍受幻觉中社会舆论的压力,还要遭到家长“关心”。他们嘴上说着“不管你”,行动上却恨不得全都代劳,因为他们“包办”惯了。

我不想再当家养的了,我要自由放养。想起GRE填空中的一句话,宁可当在自由的山头饥肠辘辘的狐狸,也不当笼子里饱餐的金丝雀。饿了吃青草,馋了吃蚂蚱的生活才能长出健康美味的肌肉。

我不是想离家出走,只是想独立,那就从经济上开始吧。现在开始不要家里的钱了,我不信活不下去。

命运喜欢开玩笑。我好像越来越理解你了,甚至走上了你的路,尽管那时我们是那么的针锋相对,尽管那时我是那么的自信,现在看来,我那时太天真了,你在某些方面也许是对的,但是我不服。有种单挑!

6 responses »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