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NO.5】与朱志方老师和桂起权老师对谈“科学哲学”《确定性的终结》读书沙龙

Standard

桂起权教授对《确定性的终结》的阐述

我读了一下的普利高津的《确定性的终结》,我感觉到普利高津写这个书的时候,他过多的讲他的耗散结构理论,这个里面稍为引出一点哲学上的结论。耗散结构论,你们学习化学物理的同学就会比较熟悉。它是关于化学热力学的。正统的化学热力学是平衡态的热力学就是我们热力学几个定律,第一定律,第二定律,第三定律,然后不够用了就加了第零定律。第一定律就是能量守恒。第二定律有几种表达方式,最著名的一种是熵增加。熵增加定律,我们通常说的时候都把前提忽略掉了。它的成立是有条件的,它适用于孤立系统。那么在热力学里面,关于系统的概念是分的很清楚的。三个概念,一是孤立系统,既不与外界交换物质也不交换能量。另外一个极端是开放系统,既交换物质又交换能量。中间的情况是封闭系统,因为封闭起来了。比如蒸汽机的气缸,它的活塞可以拉动。它是密封的,没有物质跑出去,也没有物质进来,不交换物质。但是能量是可以交换的。气缸是可以散热的,你用手去摸的话,会烫焦的。这一点在正式的系统论科学家:裴多南非,他都混淆了。他把封闭系统和孤立系统不加严格区分。这在物理化学上是严格区分的。这是热力学的基本理论。熵增加定律含义就是孤立系统的熵会自发的趋向于最大值的。这就引出了恩格斯在他的《自然辨证法》中批评克劳修斯的那些话。“克劳修斯的第二原理等等,无论以什么形式提出来,都不外乎是说:能消失了,如果不是在量上,那也是在质上消失了。熵不可能用自然的方法消灭,但可以创造出来。宇宙钟必须上紧发条,然后才走动起来,一直达到平衡状态,而要使它从平衡状态再走动起来,那只有奇迹才行。上紧发条时所耗费的能消失了,至少是在质上消失了,而且只有靠外来的推动才能恢复”。实际上恩格斯在《反杜林论》中的表达方式是一种讽刺的语言。讽刺的语言有一个麻烦的地方在于他否定什么是知道的,但是,他到底肯定什么却模糊不清了。因为还有中间情况啊!这个就是不确定的,他到底是评判第二定律本身,还是评判热力学第二定律的误用?也可以承认热力学第二定律是正确的,不是科学定律本身有问题,而是应用的范围不对。这些在恩格斯讽刺的话里面是看不出来的。恩格斯肯定能量守恒,宇宙是一个大系统,由于没有外界它就封闭了。封闭的话为什么第一定律可以用,第二定律就不行了呢?他就反对把第二定律应用到全宇宙中去。如果是把宇宙比喻为一个大钟,把发条上紧的话。能量会慢慢放出来。总的热量是守恒,但是,质的方面消失掉了。热力学第二定律讲的就是尽管能量守恒了。但是,能做有用工的部分就丢失掉了。这样就使第一定律和第二定律在联合使用的时候推出一个矛盾的结果。这个结果是不应该的。他用的是反证法。那么,他到底想否定什么?这个就没有表达清楚。

普林高津这个书,从科学上来讲,他是在宣传他的非平衡态热力学的观点。也就是他的主要的贡献是远离平衡态的热力学。他提出了耗散结构的概念。也就是作为一个开放系统,它在自组织演变的过程中,过了一个分支点后,远离平衡态以后,有几个要素。一个是偶然的涨落,起到起始的出发作用。这里面存在非线性的作用机制,通过正反馈的非线性放大作用,系统的自组织演变能够在远离平衡态的条件下产生新的时空的有序和功能的有序。就达到一个新的状态,他的这个学说开始是从物理化学的到的,然后他把这个理念普遍化,神奇的效果就出现啦。它可以解释历史,解释社会的发展,还有经济学过程。比如解释乡镇企业如何通过正反馈调节,迅速的建立起来。不像数理逻辑是死的。数理逻辑说纽约是个大城市,这个到底是真是假?从现在来看是真。但是对于哥伦布还没有发现美洲之前,印第安人好在那里时,哪有什么纽约,哪有什么大城市呢!它本身是一个演变的过程。我们现在有许多乡镇企业办的好的,有好多地方,本来是农村的。随着乡镇企业的发展,城市的扩展,许多中小型城市,如同雨后春笋,发展起来了。这是一个自组织演变的过程。这个演变里面的规律是可以解释的。比如我们开汽车去一个地方去吃饭。一排饭店都挤在一起,组成一堆。挤在一堆如何竞争呢?如果是清一色的一样的饭店,肯定是有的保留,有的淘汰了。这种现象不会发生,就是因为一个是辣妹子,一个是广东菜,旁边是江浙菜。那么顾客就有选择了,这些饭店就都可以存在。这就是说从协同学到了超循环。它是一个概率的分布,并不是像很多年前我们这里的只有中南商业大楼,一家独大。后来,别的店铺也出来了。消费者就有的选择了。还有武大内的买小商品的商店,这种店方便同学,它们的本钱很小,也可以存在。它能够存在是因为它有它的用处。所以这样就形成一个概率分布。有的更厉害的,就不是简单的削掉。像无线电的发送设备一样,选择性好的话就峰很尖,灵敏度高。对许多波段灵敏度高的,曲线就太平了。这两者的择中就有一个选择性和灵敏度的统一的问题。即矩形系数。这是无线电接收设备里面的例子。我们人的知识也是这样,有的人就比较专,比如化学里面专的很深,有机,高分子领域。其他的方面完全不知道。有的人知识面比较广,物理,化学,天文,地理都懂得一点。这就是知识接收的选择性和灵敏度的矛盾了。当然最好的是两者能够统一起来,它的矩形系数好,既有一定的电磁波的频带宽度,又有足够的灵敏度的取值。这样的话,就相对来说更完美一点。

普利高津在这本书里面,在讨论耗散结构论怎么形成,从平衡态热力学怎么推广过去的。比如说他最早的想法里面就感到经典的四大力学里面:牛顿力学,热力学——统计物理,电动力学,量子力学。在热力学——统计物理这个领域,甚至比量子力学从哲学上面有更加先进的方面。这就是时间有个方向性,时间是单向的。两边是不对称的,无论牛顿力学,还是相对论,有的人没有把相对论看做对牛顿力学的叛逆,而是对牛顿力学的完成。因为其中决定论的思想是一贯到底的。《爱因斯坦文集》第一卷里面就有一篇文章是纪念牛顿的。他说:“牛顿啊,我对不起你。”他好像超越牛顿了,否定了他的一些东西。但是他说牛顿力学,牛顿的最大贡献在两个方面:一个是因果性,一个是微分定律。他把两个合起来,你像拉普拉斯的微分方程,他的规律,初始条件,边界条件一确定的话,整个的都严格确定了。这就是拉普拉斯的思想的来源。拉普拉斯为什么提出他的严格决定论的思想呢?并且这个里面有个很奇怪的事情,拉普拉斯在概率论的著作——《概率的分析理论》1814年出版。但是,有个事情一般人会混淆。它的导言部分非常长,导言是独立的单篇发表的。1812年早了两年。在这个序言里面,他就提出了拉普拉斯妖的概念。就是如果有一个妖魔,这个妖魔能够知道宇宙的每一个细节,就是原子的位置和速度都知道的一清二楚。运动的规律又是已知的。那么我们将会对过去和未来一目了然。一切都是严格决定的。这个严格决定的思想就被大家概括为拉普拉斯妖。这是严格决定论的一个样板。但是,奇怪的是他的严格决定论的思想居然是在他的概率论的著作里说的。这就是好像有点矛盾。

(和朱院长讲逻辑)

再回到普利高津,他在这本书里从平衡态的热力学推广到非平衡态热力学。非平衡态他自己取得突破,他花了差不多二十年的功夫。在一九四五年的时候,那一段他研究的是静平衡态的热力学,就是比平衡态稍为偏一点。在静平衡态找到规律后,还会回去的。会自动的返回。到了大概是1967年左右,在一次关于平衡态热力学和统计学的国际会议上,他开始提出远离平衡态的问题。到了七十年代,除了他之外,其余的自组织理论也在这个时候出现。耗散结构论提出后,后来西德的哈肯,提出协同学。所谓协同学,就更加考虑微观的情况。他是考虑一个大的复杂系统内部,系统各种要素之间,既合作又竞争的关系。所谓协同效应,激光就是典型的例子。哈肯本人从事二十多年的激光的研究,他是从激光这个个案,作为突破,认识到自然界有更广泛的既协作又竞争的关系。这样就建立了协同学的规律。他的协同学导论写的很抽象,很数学化的。但是,他的一本通俗著作——《自然构成的奥秘》。这本书就讲的很通俗,讲协同学原理。其中包括社会上的一些问题,包括造谣怎么造的。造谣是一个传播的过程。他以两个人相互作用的模型,演绎怎么慢慢的传播开来。其实,包括政治笑话,政治谣言,都反映群众的情绪的。四人帮倒台前,大家传江青是个秃子。其实江青不是秃子。只是大家对江青恨透了,就把她丑化了。大家讲了都很高兴。这里面都有一套相互作用机制。一个好的事情的传播和一个坏的事情的传播,扩散的过程有个协同学的相互作用机制。然后这个可以解释很多问题。这个里面有普遍的规律性。普利高津他就发现了在量子力学出现之前的热力学里面,有某些因素,比如时间的方向性。比后来的量子力学考虑的更多,哲学理念更新。因为量子力学的薛定谔方程和牛顿方程是一样的。它时间反演,T变为负T后,方程是一样的。两个方向,过去和未来是等同的。但是,在热力学里面提出了一个时间方向性的问题。热力学的演化是指向了退化的过程。就是熵增加。后来,波尔兹曼给它一个解释,意味着混乱度的增加。一个系统如果用宏观解释的话,就是混乱度越大,熵越大。有一本书叫《熵——一种新的世界观》。他做了通俗的说明。熵就是垃圾,我们工业上造房子,一座一座的房子建设起来,同时又产生了很多的建筑垃圾。然后量子物理学家薛定谔在1944年写了一本很小的精彩的册子——《生命是什么》。他在此书中提出了一个新的理念,他用熵啊,基因啊,分子的过程,去解释生物学里面的道道。DNA啦,当然,DNA是后来提出来的。他就对基因做了量子物理学的解释。这个猜想是很新的,他认为生命的特点就是能够靠负熵来维持。熵意味着混乱度的话,生命就意味着组织化的程度。任何一个有生命的东西,包括蛋白酶,在生物化学里面,在细胞里面。和麦克斯韦妖是一个不同的过程。如果学过物理化学都知道,它有两个房间,中间用一个隔板隔开。隔板有个小门,有个妖魔就在看门。同时计算分子的速度。让快的到左边去,慢的到右边去。本来是快的慢的分子混在一堆的。如果小妖通过不停的计算分子的速度,把门,让快的分子到左边,慢的分子到右边。这样的话,最后就出现了熵减少。有序度就提高了。本来是温度相等的,后来变的一边冷,一边热。但是,最后法国的一个物理学家蒲丽媛提出了一个解释,这个计算速度是要消耗能量的。提炼信息时是需要能量的。这样,总体上并不违背热力学第二定律。热力学第二定律有前提的,是孤立系统,如果你是输入能量了,改变了情况之后,熵当然可以减小。那么在宇宙之中,只要有生命的地方。这个局部区域熵就要减小。后来进一步的推广到非生命的自组织系统。在一定条件下,也可以出现熵减小。在2003年西安的一个系统科学会议上,一个气象学家发表一篇文章。关于飓风,台风的,他发现台风的熵可以是负的。他提出有计算,有论证,有气象局的数据。我就想到像古代的神话里面,把雷公叫雷公菩萨,风是由风神产生的,台风是个妖魔。所以它是类似由生命的。所以,古代的神话是可以找到系统科学的根基的。

普利高津在这个书里面他要表达的理念是,概率性,不确定性,远离平衡态的自组织演变的过程中间所引出来的一些结论。跟;量子力学家引出的结论是一致的。关于这本书我就说这些。

下面,我就翻到我原来写的几篇文章。一篇是2002年和朱院长一起参加北京的《卡尔。波普的百年科学哲学》研讨会上的发言稿。后来,在03年的《淮阴师范学报》上发表的短文。这个文章叫《波普:物理非决定论的含义辨析——因果与几率,决定与概率几种著名观点的比较》重点是波普的非物理决定论的含义。它到底指的是什么?我感到决定论和非决定论在使用的时候是有歧义的。现在习惯的用法是量子力学家兼科学哲学家,就认为量子力学和提供的知识是一边倒的支持非决定论。这是大家通常的说法。当然,爱因斯坦那些人是例外,他们是反对派。但是,我在这里感到波普的非决定论由歧义。波普的非决定论有非决定论1和非决定论2.两个是不相同的。波普把牛顿的决定论称为物理决定论。他说物理决定论的要点就是根据牛顿动力学认定的,存在数学上绝对精确的事情。这是他对拉普拉斯的概括。物理决定论的意思是遥远的未来或遥远的过去,每一个物理事件都可以得到任意精确的预测度或者可以追溯。假如,不能对目前世界的物理状态有充分的知识的话。他的哲学决定论是一个弱的多的论断。他把哲学决定论的核心概括为每一个事物都有一个原因。相同的结果,有相同的原因。这也是客观的知识。当然,这里面他没有把因果描述和严格的决定论描述加以区分。很多科学家或者科学哲学家,都曾存在这种混淆。那么他对非决定论是怎么说的呢?先说他的非决定论一:非决定论或者更加确切的说,物理决定论只是这样的学说。在物理世界里面不是所有的事件,在一切的极其细微的细节上,都是绝对精确的预先决定的。这也是他客观知识上的。所以,他的非决定论1实际上是指非严格决定论。他所说的indeterminate实际上是undeteminate,不充分决定论,或者非完全决定论。实际上是在这个意义上使用的。

马克思。波恩在《因果决定论的自然哲学》里面,他说;量子力学中出现的最重要的事件是非严格决定论。他再其他条件下都省略的说为非决定论。所以他说道非决定论实际上指的是非严格决定论。这是我要重新澄清的概念。这个概念在今天是混淆的。那么波普明确表态他是物理非决定论者。而且是更一般的非决定论者。然后他在承认非决定论的前提下,他认为机遇在物理世界中的作用是不能不回答的。他对休谟和斯里克的观点是不满的。休谟断言排除物理的决定论,必然要倒向偶然性。休谟认为在绝对的偶然性和必然性之间,绝对不可能有中间物。斯里克也主张不是决定论,就是纯粹的机遇。波普实际上不是的。现在讲波普的非决定论二的含义。波普在批评休谟和斯里克的过程中,提出了他自己的观点。他说了解人类的理性行为和动物的行为,需要的东西,乃至其特征标处于完全的决定论(这暗指他的非决定论1)和完全的非决定论,需要非决定论和决定论的中间物。他就写过钟与云,云代表模糊性,非决定性的象征和完全非决定论的代表钟,也就是机械的钟,严格确定的一步一步的走。这个钟与云的某种中间物。他说人类理性需要这两种之间的中间物。这个时候他说的完全的偶然性则是另外一个含义的非决定论。非决定论2是指完全的偶然性,他并不赞同那种意义的决定论。所以他的决定论,他心里所说的是非严格决定论。这就是我对波普的解读。

有关决定论和非决定论,因果性和几率,量子力学家是反复讨论的。一个是哥本哈根学派的,以尼尔斯.波普为代表。然后是海森堡,海森堡的测不准关系。现在更加准确的译成不确定关系。这个时侯他要反复的讨论到因果性和决定论之间的问题。马克思。波恩是有个专门的著作——《关于因果几率的自然哲学》。还有一个是戴维。波姆,他由量子力学的量子式因果解释,提出了一种和正统解释,哥本哈根学派不同的一种说法。他的量子式因果解释,对因果性有一个新的理解。那么和波普的观点,跟量子力学正统派,可以做一个比较。波普是一方面支持所谓的因果决定论,另一方面他又是支持,在科学哲学方面主张,有客观实在的概念。他要把两者协调起来。是怎么个协调法呢?波普的思想,其实是1934年德文版的《科学探究的逻辑》。到了1959年,后来的英文版影响更为广大。这也是他自己翻译的。在这个书里面专门有一章是讨论概率问题。波普在量子力学的范围内,尽管他是一个哲学家,他教过中学的物理。他和菲奥本德一样是非常熟悉现代物理的。他甚至提出了理想实验,有关量子力学的理想实验,可以和科学家如薛定谔,爱因斯坦进行对话,讨论的。他已经达到这样一个水平。他提出一种叫倾向解释。分为好几种。最基本是三种,更加广泛是五种。他的倾向解释是介于两者之间的。比如说摇色子,如果桌面很平。色子做到各面非常均匀,非常对称的话。那这个概率基本上是六分之一。并且是摇的次数越多,接近于六千次就有一千次或一千次相同的。如果赌场的老板使诈,他中间灌了铅,色子一头沉。一头沉的话,概率就改变了。本来六分之一的概念变为三分之一,二分之一。那我们看看波普是如何解释这个文问题的。本来明天下不下雨,我个人通过今天的天气情况,进行一个判断,这就是主观概率。客观概率是统计多少次来算一下概率的多少。他是把两者协调起来了。他采取了一种概率的倾向解释,事先对实验状态进行了怎样的调整,实验概率结果就会发生怎样的改变。他是用了倾向解释。这是潜在的,只有色子砸下来之后才变为真实的。所以他采取概率的倾向解释,他认为过去所有发生争论的问题就是对概率发生误解。他既要做概率论的解释,又要做严格决定论。这两者怎么协调?就在它概率解释的基础上协调。所以,我在九一年五月份的《自然辨证法通讯》上发过一篇文章:《波普对量子论理论的实在论的阐述》就是介绍这个问题的。

那么下面,我就因果几率,概率,统计率,这些方面就波普的观点和戴维。波姆的观点进行一下比较。在哥本哈根学派思想下一致的哥本哈根解释。就包括马克思。波恩的观点,尽管,马克思。波恩是哥廷根学派的代表人物。他的观点上和尼尔斯。波尔的观点是一致的。所以,也属于哥本哈根解释的范畴。他本人提出了几率解释和统计解释。是1954年得诺贝尔奖的,尽管,他1926年就已经提出来了。中间经过很长很长时间的考验。后来回过头来还是他对。他的解释方法看上去简单,开始的时候人家没有充分认识到它的价值,后来认识到到了所以给他。所以五四年给他诺贝尔奖。那么,马克思。波恩在《因果几率的自然哲学》里面有一些基本观点,一个是上帝是骰色子的,和爱因斯坦的命题相反。这个上帝指的是自然。自然界本身在基地的层次上,机率率是决定的。上帝骰色子,一个通俗的说法。它的更加准确的含义是自然界最基本层次的规律是机率,机率是有规则的。也就是上帝骰色子,骰色子遵守概率论定律。是这样的理念,并不是说完全乱了套,完全的偶然性了。是有统计规律和概率规律的。这是一个说法,但是,没有下一个层次。机率是终极律。机率律到底了。物理世界是因果和机率联合统治的,支配的。这是他那个书上的说法,而不是单方面的。既不是绝对决定,也不是绝对偶然的。而是因果,联合,机率联合决定的。他对量子世界的基本解释就是这样。这就是马克思。波恩的观点。那么,戴维。波姆呢,他在量子层次上赞同哥本哈根的解释。但是,他认为还可以有下面一个层次,没有到底。正统观点认为量子力学是完备的。完备的就是说,该说的,我都已经说啦。很全面,不需要增加什么东西。但是,戴维。波姆受爱因斯坦的影响,去寻找。爱因斯坦希望真实的世界是有严格的因果性的。不应当是概率性的。他尽管承认在量子层次上有概率性,需要统计。但是也许是因为我们的信息不足,我们没有像拉普拉斯妖,上帝那样全知全能。如果,把所有信息搞清楚,统计的概率性可以消除。概率性只是现象层次的表面的东西。他可以挖掘到亚量子层次,更深层次,得到更加符合因果的一个更加确定的规律。这是戴维。波姆的想法,戴维。波姆认为世界有无穷多个层次,每一个层次都有新的规律。这是戴维。波姆。

波姆对偶然性的看法。他认为世界是多因素复杂作用的。偶然性出现在多因素的相互作用的交叉点上。然后在交叉点每一条线索都是在一条因果律上。单独拿出来依然是有原因,有结果的,可以清清楚楚的。然后很多因果链条搅在一起,在交叉点上,偶然性就出现啦。这是他在他写过一本《现在物理的因果和机率》做过一个讨论。基本的论点就是这样。所以从一定的方面看,他和波姆的一致。另外的方面又和波姆不一致。两者之间是既有联系,又有区别的。根据的事实都是量子力学和实验提供的事实和数据,同样的证据他能引出自己的哲学结论,有不同的理解和解释。就是这样,我的那篇文章讨论的就是这些。

我的另外一篇文章《关于因果,决定论,偶然性,概率之我见》中,我是评论张智霖的《因果概念和休谟问题》这本书。这本书里面有一章有一些定义。比如朱院长在屏幕是上打出来的都有一套定义。比如说,什么叫决定论的描述?他里面绝对论的描述,因果的描述,概率的描述,三者是严格的区别的。他有分析性的定义。那么什么叫决定论的描述呢?我们称一个描述为决定论的描述,如果,他满足下列条件。第一个条件,这个描述包含时空坐标变量,时间,位置,速度。另外还要包含动力学变量。比如,力,动量,能量等,首先要有这样两组变量。这是一个先决条件。第二个条件是这些时空变量,动力学变量,不受测不准关系的限制。可以通过一组精确的实验装置,同时得到精确的测量。第三,根据这个描述呢,只要已知一个系统的特定时空变量和动力学变量,就能够有相关的自然律。可以推导出这个系统在任何其他时刻的时空变量和动力学变量。这个就叫决定性的描述。他没有直接提到原因结果之类的概念。第二个是因果描述,如果一个描述是因果性的描述,要满足下列条件。第一个是这个描述中应该包含时空的坐标变量,另外要包含动力学变量。第二个描述呢,这个描述要包含因果式的自然律。这样两个限制条件。第一个决定论的描述,它的条件一对别的类型的描述也是普遍适用的。条件二是不受测不准条件限制,这是测不准问题的反问题。所以条件二表示时空变量和动力学描述是相容的。在测不准关系里面就不相容了。作为参照呢,我们发现在尼尔斯。波尔的互补性描述中间呢,这两个描述方式,一个动力学描述,一个时空描述。两个机制对一个系统的完整描述是缺一不可的。同时,这两种机制又是有了这个没有那个,是相互排斥的。这样互补又互斥的关系,成为了互补性的描述方式。至于,第三个描述,决定论描述的第三个条件呢,无非是拉普拉斯决定论换一种说法。更加准确的说法而已。刚才因果性描述中,第二个描述中就强调了自然律一定是因果式的。就牵扯到原因和结果之间的关系。第三个描述,是概率描述。我对张智霖的定义提出批评。他定义的不严密。第一个条件是一样的,都要包含时空变量跟动力学变量。第二个描述就是受测不准关系限制。第三个条件是根据这个描述,虽然已知这个系统的特定时空中的坐标和动力学变量。但是,不能由相关的自然律严格推出该系统在任何时刻的时空变量和动力学变量。他把这个叫做概率描述。我说这个没有点到概率的特异性。他说的只是一个非严格决定论描述。概率描述应该把概率的特异性加进去。这样才能符合他的定义。像这些,都有一些更加细致的分析定义。华中科技大的万小龙,当年就写文章批评张智霖。张智霖的概念中间有一个漏洞,是没有区分的。他强调了因果描述中是原因在先,结果在后,和同时性的不可能。万小龙就指出他的基本概率中没有区分时刻和时间区间这两个概念。因为一个时间发生,比如他举了一个例子。希特勒的执政,这是原因事件。结果事件是帝国的崩溃。这两个过程是原因和结果的关系。但是,他在时间上是有重叠的。原因事件和结果事件之间,在先在后,中间有交叉的。如果是以时间区间的角度来看,△t足够长的话,△t不趋近于零的话。它可以有同时性的解释。所以后来仔细一分析的话,漏洞就出来了。总体上说,量子力学出现以后,概率的统计因素进去了。有人要问,量子力学产生后的非严格决定论,或者简称为非决定论。这个和统计的决定论。我们在经典热力学,热力学——统计物理的范畴中间,那个时候就已经有统计决定论了。两者之间的关系是怎样的?统计热力学就说,尽管单个分子一方面是严格遵守牛顿定律的,作用和反作用,动量守恒,严格按照牛顿的模式来行事的。但另一方面,单个粒子,我们关于单个粒子的信息是不完备的。我们不能掌握每个分子的具体情况。尽管,每个分子的具体情况不知道。但是,有统计性的规律。大规模分子集团的行为是遵守统计热力学规律的。所以总体上有个决定。这是从统计热力学的思想提炼出来的。如果,单个粒子遵守严格决定论,而分子群体遵守概率统计规律。这个情况到了经典统计和量子统计有一个严格的区别。量子统计,单个粒子是满足测不准关系的。本身就是不确定的。所以,这就是布朗运动。你要解释布朗运动是不可能的。你即使掌握了每个分子的每一个具体信息和细节的话。微观粒子仍然有内在的不确定性。结果还要造成不确定。这种不确定就根深蒂固了。这就是量子统计和经典统计原则性的区别。这就是关于由量子力学引出的,对不确定性概念的深化,然后当然有人还不愿意接受这样一个东西,想方设法在新的层次上又回到更加决定论。这就是戴维。波姆所开创的思路。基本情况就是这样。

本文主要选取了桂起权老师在读书沙龙上的精彩发言。

朱志方老师主要从事现代外国哲学的教学和研究,主要研究方向有英美哲学、归纳逻辑、决策论、科学哲学、语言哲学、符号学等。主讲课程有“现代西方哲学”、“逻辑哲学”、“社会决策论”、“语言哲学”、“当代西方哲学名著选读”、“库恩与《科学革命的结构》”、“分析哲学”、“归纳逻辑”等。

桂起权老师简介:教授,博士生导师,原学物理,1983年在前辈江天骥教授保荐下调往武汉大学任教,现任武汉大学哲学学系教授,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山西大学科学技术哲学研究中心专职教授。 多年来,先后为研究生开设科学思想史、科学哲学、系统科学与哲学、逻辑哲学、次协调逻辑、归纳逻辑、物理学哲学、生物学哲学、经济学方法论等课程。主要从事科学哲学与科学思想史研究、分科的科学哲学研究;在国内是次协调逻辑的首先引介者之一,并被认为是国内辩证逻辑形式化弱纲领的主要代表之一。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