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ople river no channel

Standard

今天从松鼠会办公室出来,正赶上下班高峰。下午五六点钟的国贸,马路是个大停车场,平均人均距离20公分。如果可以从高空俯视,不是people mountain people sea, 而是可以流动的people river.

我以前一直不明白为什么会堵车,只要所有人都走自己的,按照规则走就是了,怎么会停下来呢?在武汉我见识到了什么叫“车不怕人,人不怕车”,什么叫“不抢就别过”。如果说武汉的交通问题是由于永远修不好的路和人们不遵守交通规则造成的的话,那么北京,在我观察看来,这些问题可以忽略不计。

记得以前初中地理课还学过类似“城市规划”之类的东西,书上画了各种城市规划造型,别的都不记得了,就记得北京这种一圈一圈的了,因为老师重点强调这种造型的优点了嘛。而且她给我们介绍了国外的“先进理念”,说人家外国人都是在城里上班,住在城外的,每天开车上下班。说城外可以住大房子,空气好……然后对我们未来的生活憧憬了一番。

但是,我那时候从来没有想过几百万人要在早上八点半之前从东边和北边赶到中间,晚上五点半又要从中间回到东边和北边是怎样一种盛况。我还以为堵车是“大城市病”呢。其实,堵车之于城市,就像“富贵病”之于人。一部分是遗传,没办法。但更大程度上是人为的。读了《城记》,我的很多疑问都有了答案。每次堵车我也都回想起这本书。

很久以前看的了,现在手头没有,但是有几点对我的启发很大。

首先,路不是越宽越不堵车。路宽了,不利于人行走,不利于经济的发展。商场是逛的。长安街一百多米宽,世界冠军也要跑10秒才能过去。而且停车很不方便,没有出口。所以很多大商场总是带动不起周边经济圈的发展,我熟悉的朝外-东大桥一带吧。十多年前,也就是现在国安宾馆下面那片街心公园本来是一个大市场,特火。带得蓝岛大厦也特火。后来那里拆了建大马路,还指望丰联、华普能联合蓝岛再形成一个大商圈。那时候华普还不是超市,是个大商场呢。对面,现在的昆泰,那时候叫“海蓝云天“,也是个大商场,还挺高档的,就是没开几天就倒了。后来什么百脑汇啊,岳秀啊……最近的是尚都啊,春平广场啊,跟走马灯似的。那时候看新闻题炒的架势,还准备把这片儿大造成“西单第二”呢。朝内有个楼(不知道现在还是不是商场)曾经一度叫“东单明珠”。但是,他们为什么失败了呢?马路太宽肯定是原因之一啊。西单那几个商场一个挨一个,一口气能逛上几个。逛商场是个体力活,谁愿意把体力都浪费在马路上啊。

然后,“城里上班城外住”这本来应该是科幻的,怎么成现实了。有个任意门还差不多。都知道梁思成当年提议要把北京新城和老城分开,但是我真没想到,除了交通,还有一系列的问题。但是为什么不分呢,好像还跟苏联有点儿关系。结果就除了北京饭店之类的奇怪建筑。很多人都奇怪屎绿色公安部和乳白色妇女大厦为什么都要扣个大屋顶呢?这还不是那时候为了跟古建筑完美混搭想出来的嘛。

每个城市都有自己的风格,有的就是要窄马路,走人的,一般老城要这样。有的就是要在成立建大房子,大马路,家家都有车,所有配套设施都以汽车为中心也还方便。但是,如果长安街以车队、阅兵和“特种车”为设计要求,如果立交桥以俯视造型为要求,如果公共交通都是写不用“朝九晚五”的“上等人”规划的……不堵车才奇怪呢。

小学时,我妈给我择校的唯一标准就是离家近,不用过马路,所以在三里屯三个小学中选了最差的一小。那时我特别想考一个远一点儿的初中,这样就可以每天骑车上下学了,后来我的愿望实现了。没想到现在走路上班上学已经是一件奢侈的事情了。

2 responses »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