瞎牺牲

Standard

今天居然看了《十月围城》。一般不看电影的我这半年来居然看了两个辛亥革命题材,另一个是十月十号在吴骁老师家看的《辛亥双十》

《辛亥双十》在大陆应该是禁片,其实如果不禁没准看的人更少。如果可以选择,有几个人会没事儿把《地道战》找出来看呢?但谁让它是“革命”“反革命”题材呢。同样是讲辛亥革命,《十月围城》其实就是借个历史背景的动作片,跟“革命”没多大关系,所以它才能大大方方地公映,甚至给党员包场。我奇怪的是,明明是商业片,为什么《十月围城》里的爱情反而讲得没《辛亥双十》好。

启动效应”是无处不在的,可能是因为这学期上了政治心理学吧,我总是想到群体啊,领袖啊什么的……我在想这些人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看《大江大海》以后我知道其实好多人都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只是被抓去的,或者混口饭吃)。虽然电影是假的,但是牺牲是真的,打斗的场面肯定没电影“好看”,但是一定比电影残酷血腥不知多少,死得也没那么惊天动地,留下名的是少数。电影中的他们至少还觉得自己是为理想牺牲,相信自己的死可以换来四万万的幸福。他们要是知道自己的死到底换来了现在的什么,会不会气活过来呢?所以我经常觉得这些“革命”电影拍出来不是教育大家幸福生活来之不易,不是教育大家投身革命的,而是劝大家别去革命的,革了也白革。

两个电影的结果是一样的,几乎所有的角色都死光光了。为了孙开个会,牺牲了这么多人,究竟换来了什么呢?当时不会有人考虑这个问题,就算想了也不会说,就算说了也会被板砖拍死。因为他们已经形成一个群体了,作为一个群体首先就是要有一个共同的目标。因为这个共同的目标,他们走到了一起。这就像一群人要去吃饭(共同的目标)。其实真饿的人没几个,但是其他人没饿,所以没意识到要吃饭。一个人说“我饿了”,另几个人本来没好意思说的,也附和。更多的人听他们一说,本来不饿的,也觉得自己饿了(暗示性和传染性)。于是,这几个人决定去吃饭。但是去的远远不止他们几个,还有些人不是为了吃饭,而是为了跟他们一起去,甚至可能根本不知道去干什么(从众或侍众)。这时,这一伙人只知道要解决吃饭问题,却不知道怎么解决──去哪吃和吃什么。谁也没主意,尽管有些人心里想了,或者有些人小声嘟囔了,但是没让大家都听见,或者自己本身犹豫不决。这个时候,有一个人嗓门特大,说话比较煽情而少逻辑的(Yes, we can!),尽管其实他也就知道那么一个餐馆,但是却能给大家指个方向。因为大多数人都没去过,去过也觉得反正应该能吃饱,于是大家就去了(盲目性)。这时他们根本不考虑“大嗓门”到底是不是餐馆的托儿(情绪性),少数考虑的一定会被拍死(高智商在群体中没有市场),大家都愿意给个“赞”(侍众)。这时他们就消灭了不和谐的声音,一起实现同一个吃饭梦想。

(未完待续)

One response »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