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长碎片–发展心理学的分析

Standard

这其实是发展心理学的作业,老师让分析自己童年的一件事,我偷了个懒,让我妈替我完成了叙事,我就在此基础上套用了一些发展心理学知识自我分析了一把。

一、在出生前六个月胎儿时期,听过胎教的磁带,内容有音乐、小鸟叫声、童声叫“爸爸妈妈”、大海声等等。

胎儿在第13~24周就可以对大的声音做出反应了。(p115,括号中的页码都是指《发展心理学》中的页数)此时的脑也开始了偏侧化(p158),说明外界声音的刺激是对脑的发育有影响的。那盘胎教磁带上说20岁时再听一次,证实一下有没有效果。可惜妈妈把那盘磁带借给了别人,再也没还回来。

二、一个多月。出生后一个多月的时候由于是冬天,晚上吵夜不踏实睡觉,几乎上半夜都不睡,有人提意写个顺口溜贴在路口晚上睡觉就好了:天皇皇地皇皇,我家有个睡哭郎,过路的君子念三遍,一觉睡到大天光。因为没有什么科学道理,所以也没写。后来近四个月大的时候,姥姥不服气说:“这么大点的娃,她的主要事就是睡觉,不睡觉做什么?”到了晚上该睡觉那点,姥姥就把你紧紧地裹在怀里,不大会就睡着了。现在想起来就是你小时太敏感,老家的冬天太冷被窝里太凉,你不适应脱衣服,所以就折腾。

难道是因为我小时候属于困难型?(p405)还是因为我是夜里出生的,晚上要倒时差?幸亏姥姥和妈妈都是敏感型的。所以才使得我成长比较正常。好在她们后来也没把握裹得太紧,不然还有婴儿猝死综合征的危险呢。

三、三个多月,三个多月的时候吃饱睡足了的时候,一个人躺在床上就开始:“啊—啊—啊—”地唱歌,(录过音的)

处于皮亚杰的初级循环反应阶段的我正得意洋洋得重复我的新发现呢——我可以让自己发出一些声音了!(p238)看来唱歌这个爱好是先天的呀!

四、四个多月,虽然个不大但是长的很凿实,开始长牙了,腿也很硬,站在大人腿上的时候开始蹦呀蹦的。

50%的美国孩子5.8个月的时候可以扶站,我四个月居然就可以了,太早熟了(P.159)!不过,这还可能是行走反射。(p141)可惜这个和智力不相关,不代表我更聪明。

五、五个多月的时候,营养太差,免疫力弱,经常感冒发烧,血色素才5点多。有一次是夜里三点钟发烧39度多,然后抱你去看急症。有一次打吊瓶时过敏,脸上红一块白一块的,吓的我和你奶奶直哭,不知医生又补了一针什么,你慢慢才平和下来,后来住了半月的院,烧退了主要是补钙。

我出生时体重只有5斤半,处于正常体重的下限(p137)。那时候经常生病,妈妈总是跟我讲起半夜去医院的事。这次是比较严重的。缺钙会引起人的抽搐。出生时低体重,成年容易患肥胖症,所以我对现在偏胖的身材还比较欣慰。婴儿发烧也是比较危险的事情。现在看来有些后怕,但好在没事。

六、七八个月的时候很笨,好像别的小孩子都会摆手再见什么的,你什么也不会,可能是因为三个月前把你的双手都包在小被子的原因吧。但到九个月的时候你不知道不觉的会爬了,就因为会爬,从床上摔下多次,最重的一次是夜里从床上掉下来,头上摔一软包像热水袋那样,很久才消下去的。忘了是几个月的时候,如果把你仰放在床上,你想起而起不来的时候就会四脚朝天的用力,也不闹也不出声,样子像抽筋,不了解的人突然看见很受惊吓。有一次刘程程(我的发小)的阿姨看见了,脸都吓白了:呀?君君怎么了?

把手束缚起来就阻止了我进行动作练习,所以才不会摆手(p160经验论假说);但解除了束缚以后,我很快就学会了爬,因为我已经到了该爬的时候了(p.160成熟论)。

儿童发育很快,即便是脑受到了创伤,都具有惊人的修复能力(p158),更不用提这点外伤,即使它“像热水袋那样”。

“想起而起不来”应该是5个月大之前,因为90%的美国儿童在4.7个月就会翻身了。(p159)看来我小时候就是个坚持不懈的人啊!“不闹也不出声”地自己练习。

七、特别喜欢上大街上跑,阿姨抱着在院里转游的时候,一会想哭一会想笑,脸变的特别的快,阿姨不明你是怎么回事,经过多次的观察阿姨才明白,原来在院里转游时,一接近大门口你就以为要出大门,你就满脸欢喜呀,等过了大门你一看没戏就一反常态开始哼哼,等再过来时你又变了。

这应该是8~12个月的时候,这时处于皮亚杰感知运动阶段的二级模式间的协调阶段,这时的婴儿为了达到简单的目的,能协调两种或两种以上的动作(p.238)。

这时候我也能自如地表达自己的情绪了(p.398),自如得令人发指!成年人的情绪也变不了这么快呀!

这个场景让我想起了麦当劳的一个小婴儿荡秋千的广告

八、可能是九个多月的时候,一手抱着你另一只手教你手挽花儿:“我们的祖国是花园—”,你学的时候也就一只手学,无论怎么提示:“两只手!”你也不会双手挽花儿。有一次你伸手去取东西,也只用一只手,我提醒到:“两只手!”你居然放下东西用单手做了个手挽花。哦,我明白了,当你听到“我们的祖国是花园”和“两只手”这两个命令的时候都有理解成“手挽花”。哈哈,你说你是聪明还是笨呀?

9个月我就已经能够模仿“手挽花”这种高难度动作了(p.240)!并且还能够延迟模仿。动作发展得不错,就是这语言理解能力还不行。不知道我是把“两只手”的意义理解错了,还是对这条命令建立了条件反射。如果是前者,那么语言学习理论有可以加一条——儿童在实践中建立单词与事物的对应(p373);如果是后者,那么我就明白为什么有些人说自己的宠物能听懂人类的语言了——只不过是一种条件反射。

九、不到十二个月的时候就会走路了,但是你得知道背后有根保险绳你才肯走,后来阿姨在你不知觉中将绳松开,你照样走的很稳,说明是心理的问题。那时离一周岁就差十天。

50%的美国儿童要到12.1个月才“走得很好”(p.159),说明我的行走训练非常成功。但是,这种欺骗的方法实在不值得提倡:暗地保护,可能使儿童今后产生幻觉——总觉得会有人救他,就像《狮子王1》中的小辛巴;暗地撤销保护,不利于儿童建立信任关系,此时正处于埃里克森的信任对不信任时期。和这个比起来,走路的早晚是次要的。

十、十三四个月时候是冬天,出门都在头上蒙上纱巾,只要你不想在某地呆了,就自己拿纱巾往头上顶,那就是想走的信号。有次去大姑妈家吃饭,你想走,往门上指着想出去,阿姨就顺着你指的门抱你过去,一去是卧室,再去另一个门一看是阳台、是卫生间,你怎么也找不到出口,原来姑妈家住的是单元房,咱家是单间只一道门,所以你晕。

十四个月时坐火车,没到北京你就想下车,等回来的时候就大概就清楚了这个时间概念,一时半会儿是到不了的,闹也没用,所以也就不提下车的事了。

我早已能为了达成目的协调两种以上动作(见第七条),表达要回家的想法自然很容易。但是对于一个连“客体永久性”(p240)都没有完全形成的我,要分清楚这么多门简直太难了。

那时我对于空间是没有感念的,不知道对时间有没有概念。这个书上没有介绍。

十一、忘了多大的时候训练你蹲下小便,你可听话了,基本都能想想来蹲下,所以就不尿裤子了。有一次在床上玩,玩着玩着想小便了也是蹲下就方便。你说说你说说,你是方便了,还不如就尿在裤子上也比床上好处理呢!

我已经建立了“要小便就蹲下”(那时应该是穿开裆裤吧)的规则,但是对于没有语言指导的规则我无法发现(p.302),所以就按照原有的规则做了。

十二、一岁零七个月的时候,最爱玩抽屉,特别是零乱的抽屉,越乱越好,你会玩的得津津有味。再有就是小酒壶,把小酒壶放在盆里,盆里放半盆水,再给你一个小杯子,将盆里的水舀起来放进酒壶里,水就会从壶嘴里流走,你永远也灌不满这酒壶,可你还是孜孜不倦的往里灌呀灌呀—-永远也注不满,其乐无穷。真有种熊掰棒子的意思。现在怎么就没这种精神了。

这像是进入了皮亚杰第三循环反应阶段,但似乎晚了一点(p.239)。

妈妈说我那时候玩水一玩就是几个小时,她怕水太凉,中间还会给我兑点温水。太体贴了。

我现在还依稀记得,其实我并不是像把水壶灌满,只是觉得水流进流出的,很有意思。

十三、也是一岁八九个月的时候,教你念儿歌的时候,你是很少张嘴的,可有一次买回了一个圆白菜,我告诉你这是园白菜,你脱口而出:“圆白菜真可爱,一层一层包起来”。另一次抱你出去玩,越南大使馆的橱窗里在吹电扇,我给你讲解道:这就是电扇,没想到你又脱而出:“小电扇快打开,吹吹风真凉快”。最最完整念下来的第一首儿歌就是:“小板凳,你莫歪……”当时把你爷爷高兴的不得了。大概三岁多的时候,谢妈妈(邻居)买回一只大白鹅,大家都在那看着玩,你在旁边不由看自主的念道:鹅鹅鹅,—–,另一老师逗道:哟呵,你还诗性大发呢?

其实这就是延迟模仿嘛(p.240)。似乎在放松的时候,各种神经元的连接会比较活跃,一直到现在都有这种现象:平时说话的时候偶尔会想起一些背过的东西,不过内容大都是上学以后背的了。

十四、从小睡觉前不爱洗脚,洗澡还成。张琳老师就说,君君哟,你洗脚又不用你自己打水,自己动手,就是配合一下你都不配合。后来上小学后还是不爱洗,曾经把你关进卫生间,你还威胁你妈嚷嚷虐待青少年,我要告你。

洗脚这个问题我就想不通了,不过网上总结的80后的特点中有这一条:不洗脚,只洗澡。

看来我小学的时候自我保护意识还是很强的,我看都是受电视的影响。

十五、在湖北上幼儿园的时候我是幼儿园时去的北京),嘴很会说,表达能力很强,但是动手能力很差,手也慢,所以当时有个小黄老师给你的评语是:君子动口不动手。

不知道什么原因,在我的记忆中我的动手能力一向比表达能力强的,还是说我来北京后,由于语言的问题,表达能力受到了一定的限制?

不过那个时候的智力和现在的相关度很低(p528)。

十七、三岁多的时候与刘程程一块玩看病的游戏,桌上放着一片“肠虫清”,就让刘程程吃掉了,等刘程程回家跟她妈妈说后,吓得她妈妈大晚上跑过去问吃的什么药呀,别闹出什么事来。

这事我已经不记得了,但是这种角色扮演游戏我一直玩到小学毕业,乐此不疲。游戏的确是非常重要的(p249)。在游戏中,通过制定规则、发现问题、协调关系、竞争合作来让游戏更好玩,也为以后更复杂的“游戏”做好准备。

十八、两岁多的时候认字能力极差,我把字写的大大的贴在墙上教你,我刚教一个“舌”你就顺着念道:舌牙耳目,可一分开你就认不出了,说明你只是按顺序背下来了,根本不会认字。上小学时还不会写自己的名字,老师留给你们的第一篇作业就是将自己的名字写半篇,你写的那叫个费劲哟,用了整整一下午才写出来,还写的脏晰晰的。

一个3岁小孩都分不清猫和兔子(p.214),作为一个两岁的儿童,认字能力好了才不正常呢!我能按照顺序背下来已经很不容易了。

比奈智力测验对7岁小孩的要求是照画一个正方形,我却要写那么复杂的名字,居然用了半天的时间就写了这么多遍,我妈还不满意。中国家长需要好好教育教育了。

十九、三岁多的时候,带你上到姥姥家的五层的楼顶上,望下看时能看见姥姥在下面,你就很大声的叫“姥姥!”,让你喊一声:佬佬我从这跳下去,你就改成:“姥姥,我从这跳下去。”连假喊都不敢。

从小胆子不闹也不出声就小,还怕吓到姥姥,多好的孩子啊!

二十、有一次全幼儿园的大人都去看电影,当时你看不懂,电影院里黑呼呼的你就开始使坏说电影票丢了,让人给你找,哪找去呀,大家都把手里的票给你,你说都不是,“我的票是有点软软的那种”,还是邵丽(邻居)有办法,就给把票捏一下给你,你说不是,比这还软,她就假装在地上捡一下又把票揉了揉,你还说不是,反复好几次,你可能觉得没意思了才说这个才是我的这样才把你给稳住。

我那时早就建立了客体永久性,说找不到票,只是我的一个策略而已。大人总是以为小孩儿很傻,很好骗。其实小孩都知道,懒得揭穿他们就是了。

二十一、不到三岁的时候在姥姥家住,饿了的时候说:“姥姥我饿了,你去给我做饭,让我佬爷看着我。”还有一次我要上楼拿东西,你说:“哦,你去吧让邵丽姐姐看着我。”邵丽当时也是个小学生,在那写作业,当时他嘟囔了一句:“自己还给自己安排个人看管。”

那时我就有体现出一些组织能力了。我好像是比较早熟,无论是生理还是智力(主要是认知,我尽量避免使用“心理”,因为觉得中国人理解的心理成熟更偏向于圆滑事故,而这方面我现在还比较晚熟)。早熟给我带来的优势应该更大一些,不但可以养成一个总是比别人优秀的习惯,而且是赢在起跑线上,因为小学升初中就要择校,这显然对早熟的儿童更有好处。

上小学的时候表情一直特别严肃,严肃的与你的年龄不相符,音乐老师说你天天像小大人似的,也不笑,越这样越觉得很好玩,可后来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变了,话也多了,也贫了。

我和妈妈讨论过这个问题,我们最终达成共识:小孩开始是不会笑的。因为幽默是需要一定的知识背景的,没有一些“暗联系”,无法产生幽默感。

二十二、有一次都上小学了,好像是周末的一天,你突发其想把自己藏在落地的窗帘里,我喊了半天也没动静就跑楼下找去了,这时候正好狂风大作,门窗被风刮的乱响,你害怕了,在家大叫,嘿嘿,没吓着别人吓着自己。

虽然妈妈对我已经很敏感了(p419)。我们之间现在都保持着良好的同步性和共同性,她满足所有“促进安全性母子依恋的抚养方式”。但我还是希望他们能总是围着我转,所以我有时会制造一些事件。比如,我有一阵每隔几分钟就打个哆嗦,希望大人看到我不正常了。但是也同样失败了。他们根本没注意到。

二十三、我小时候会自己发明一些语言。比如当我玩得很投入的时候,别人叫我,我就会说:“不哎!”因为我觉得“哎”是答应,“不哎”就应该是不理。还有我总是听大人们问候或道别时说“忙呢!”或者“你忙吧!”,所以就把“忙”和“好”划了等号。我想求妈妈给我干事的时候我就会说:“妈妈好,妈妈忙!妈妈……”

这应该算是一种形式逻辑思维吧!完全符合数学上的否定和替代。所以我觉得皮亚杰的确低估儿童的能力了。不能说不能解决钟摆问题就是没有形式思维。


4 responses »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