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一张理解的“签证”

Standard

clip_image002

clip_image004

子曰:性相近,习相远。看起来是说先天的遗传因素对人的影响小于后天。那么做双生子研究的科学家恐怕不服了,因为分别在不同家庭环境生长的同卵双生子(他们的基因几乎完全一样)长大后表现出惊人的相似性!可是,那么“狼孩”具有人类的基因为什么跟人就那么不一样呢?如果你觉得双胞胎和“狼孩”不是每个人都能赶上的,而且都是个体现象,和自己没关系,那你可就错了。别忘了,每个民族和地区之间也存在遗传差异(尽管很小),文化和环境的差异更加不可忽视。不信?咱们看图说话。

clip_image006

上面两张图你很可能在关于错觉的文章中见过。答案和原理你可能也知道。就是第一张图中本来一样大的两个小人,加上第二张图的背景,看起来后面的就比前面的大了。这是由于人们为了辨别物体的距离,渐渐学会利用周围的景物形成参照的结果。有意思的是,并非所有人都和你一样认为第二张图中两个小人不一样大!科学家发现在某些原始部落,那里的人们就没有这种“错觉”。因为他们生活的热带雨林不需要他们看很远的距离,所以他们不需要借助其他参照物来“换算”物体的大小。

原始部落的人们和我们有差异,那么“文明人”之间是不是也像我们平时叫嚣的那样存在东西方文化的巨大鸿沟呢?还是用实验说话吧。下面图中的三个动物,你会把牛和哪个放到一起呢?

clip_image008

青草吗?嗯,大多数中国人不假思索地这么分。而美国人一般把牛和鸡放到一起。不可理解吧?中国人通常将事物按照他们之间的关系进行分类;而美国人则按照他们的本质属性分。皮亚杰(Piaget)认为随着小孩子年龄的增长,他们会由关系分类渐渐过度到本质属性分类。其实怎么分,只是个文化习惯问题,不存在哪个比哪个更成熟更智慧。就像如果现在问你:“以下三个事物中,哪两个更贴切?猴子、香蕉、熊猫;老师、医生、作业。”你甚至可以说出如果是中国人会怎么分,而如果是美国人又会怎么分。

继续看图说话。你觉得中间的男孩的高兴等级是多少?

clip_image010

这张呢?

clip_image012

还有这张呢?

clip_image014

你给出的三个高兴等级一样吗?当然不一样了!因为你一定注意到了后面四个人的表情变了,尽管你也注意到了中间男孩的表情没变。

clip_image016

尽管他表情没变,但是为什么周围人表情变了?是他掩饰得好或者画画的人水平有限,反正不管怎样,他的高兴程度不可能一样。这是多么天经地义的事啊!可是,美国学生却倾向于给三张图片都评同样的高兴等级。他们的逻辑是:我高兴我的,跟后面的人有什么关系?

最近MIT的心理学家们在做这样一个实验,给被试看一个大正方形上面有一条竖线,要求被试在小正方形中画出相应的竖线。如果你是被试,你会画成下图的哪种呢?是上面这组还是下面这组?下面那组怎么看着这么别扭呢?可那组是美国学生的普遍答案。他们觉得短线要一样长。而中国学生觉得短线要成比例缩短。

clip_image018

这种现象其实不难理解。中国人注重关系,而西方人重个体。中国人要将事物放在大背景下看,要放在历史中评。中国人关注更加广阔的知觉和概念的范畴,强调事物间的关系、变化。因为中国人生活在事先规定好的复杂的社会关系当中。关注背景环境对生存更加有利。西方人则就事论事。因为他们来自社会的约束相对较少,不用估计那么多,只管朝着自己的目标行事就可以了。

是不是在为东西方竟然有如此之大的差异而惊叹呢?他们的想法怎么这么奇怪?有些事不是将心比心就可以的。文化心理学家Richard E. Nisbett曾经以为心理学已经可以解释所有人类的行为了(当然那时的他是社会心理学家)于是写了本书叫《推理的法则》(Rules for Reasoning)。他本来很得意地收到很多赞扬,可就在其中有一个很不客气的——“不错的人种志!”(人种志是针对某一民族的人类学研究)这可把Nisbett气坏了——明明写的是全人类的共同特点,怎么成一个民族的了?!

那时的Nisbett犯了一个人们常犯的错误——自我中心。他以为所有的人都应该像自己一样思考,就像过去人们以为地球是宇宙的中心。尽管人类先天差异并不大,但是后天的环境导致了思维的巨大差异。好在Nisbett及时发现了自己的错误,从此潜心研究东西方文化的差异,终于在十年之后写成了《思维的版图》。这本书几乎已经成了西方人了解中国的启蒙读物。

无论是关注背景也好,还是关注目标也好,各自都有自己的利弊。关注目标自然可以省去很多不必要的麻烦,可是关注背景可以防患于未然。在玩“大家来找茬”时,中国人就占绝对优势。这可不是吹,有科学家真做过实验。而且美国国防部门本来还想根据中国人和美国人这种不同特点,测试一下他们的飞行员,可是测了半天都没结果,因为他们忘了飞行员都是经过特殊训练的——他们都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只相信仪表。

虽然国防部门对文化差异的利用失败了,不过还是可以作为一个不错的板砖,除了引出更多的好注意来利用文化的研究加强国防、促进沟通、以及赚钱以外,最大的作用就是敲开心灵的坚果(好恐怖啊~),看看思维的版图。别看这年头谁都能讲点外语,可是这思维可不是一天两天就可以轻易改变的。现在什么都在全球化,表面看上去全世界无论哪个国家的城市都差不多──满街是大”M”,我们以为我们互相了解了,但是也许我们只是误解了。也许我们永远也不能学会对方的思维方式,因为我们要坚持自己的传统文化,保护文化的多样性。不过,我们可以怀着开阔的胸襟,让眼界走出去,给它办一张理解的签证。

参考资料:

彭凯平教授讲座课件

科学松鼠会文集

2 responses »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