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夜里的事儿

Standard

都说武汉冬天特别冷,其实比起北京这几天零下十度的天气来真是小巫见大巫了。可是,作为一个习惯了北方暖气的妞,来到这边还真是不习惯。已经习惯进门就脱羽绒服,只穿个毛衣;习惯一进门就带一副“雾镜”……怎么能受得了穿着羽绒服自习,甚至穿着羽绒服洗衣服呢?一天二十四小时,一周七天,无休止地将我从外到里冻个透心凉。好在,前三年,这里的冬天12月底才来,大一大二都是1月6号才下的雪,这之前都是下雨的。再伴随点儿最后两周期末复习的紧张劲儿,忍忍就过去了。

可是今年,全国的天气都逆全球变暖的大趋势行动,11月就入冬了,就下雪了。我这已然冻透了的小身子骨,没处躲没处藏的哆哆嗦嗦想找个温暖的地方缓一缓,踏踏实实地上个自习。我跑到一个小卖部,看上了他们家的空调,不一会儿就被老板发现了──这家伙还在这儿看上书了?影响我们生意,赶紧走赶紧走……走就走,这里也不宽敞。我想到了最近常去的邮局,有桌子有椅子,一定很舒服。邮局人很多,我在那里自习几天都没有被发现,室温刚刚好,总算是觉得缓上来了点儿。我像一坨冻肉,最外面的一层已经不再那么坚硬了。可是,因为我天天去,所以没过一个星期,就被邮局的工作人员发现了。好在学校这么大,邮局、银行有好几家呢,一个一个打游击,这个冬天就过了。不过,他们好像变聪明了,还是说我已经上了黑名单?刚一坐下,就被人撵了出去。这才12月20号,离法定寒假还有一个月十天。我该怎么办?

啊哈!我怎么忘了去餐馆儿呢?小时候无家可归不是经常去麦当劳寄居的吗?虽然学校附近没有麦当劳,但是餐馆还是不少的,大部分都有空调,对,是大部分不是全部。我的首选当然是小观园,最喜欢那里的服务了,服务员每天还唱《感恩的心》呢,一定不会撵我走。最令人伤心而气愤的事情之一就是别人辜负了你对他的信任。他们还是要哄我走。TNND还给不给人活路了啊?!我跟服务员吵起来:我就觉得你们这儿暖和,服务有好,想在你们这儿待一下。你知道我们有多可怜吗?六个人挤在12平米的小宿舍里,冬天冷得有时候要两个人睡一个被窝。我们想买个电暖器什么的吧,学校还不让用大功率电器,就算让用,也没地方放。人还没地方放呢!…… ……  ……

说着说着,我就把自己说哭了,哭着哭着,我就醒了…… 想到刚才的梦,我又哭了,还尽量绷着,怕把她们吵醒。哭着哭着,我又睡着了。

这样的日子何时才是尽头?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