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哪写哪了

Standard

早就得到了《大江大海1949》的pdf,但是是竖排繁体的,还要在电脑上看,所以一直没有耐心多看几页。

昨天再次觉得自己不能再这么“文盲”下去了,正好前一阵儿碰到了简体横排版,外加之前看到的悠扬和木遥的阅读心得。于是11点开始看到小半夜,其实没看多少,我看书慢~

中间有很多次我都想停下来写点什么或者找个人讨论一下的。在看到那些响亮的名字都因同一个而联系在一起时,朱经武、席慕容、钱穆、马英九、成龙……当然还有龙应台,我就觉得造化这东西或不是东西真玩儿人。我就想起以前我姥姥跟我说她还是婴儿的时候差点儿就被丢下了,大人跑着跑着,觉得不合适,又回到枯井边把她带上了。也想起我爸总是感叹要不是怎么怎么样,后来又怎么怎么样,现在根本不可能在北京。我从来没认真听过,所以也没记住。多少次,我特别想跟我妈讨论一下这个事情的。因为昨天在校内上看见有同学分享了一个白岩松在Yale演讲的视频,有一句话我非常感动,他说:“三代人像三个时代。”

但是这些都没有促使我开始跟任何人讨论,或者写任何感想。直到我刚才看到说美国大兵进德国,德国小孩儿开始用石头砸他们,但是他们冲这些饥饿的小孩儿扔巧克力。“你说,这是‘解放’还是‘沦陷’呢?”

这才是我一直以来的问题,时代的变迁,历史的种种际遇的确值得感慨。但是,我更迫切想知道的是──好吧,我比较幼稚──什么是“好”,什么是“坏”?其实我一直没搞明白,所以一直也没有明确的立场。某些东西为什么“神圣不可侵犯”?某些人的牺牲真的能换来更多人的幸福吗?或者即使能,又需要这样做吗?我们就追求一个“主观幸福感”不就省事儿了?……在还不能回答这些问题前,我的基本立场是,至少让每个个体有尊严地活着。

但是,我发现其实并不是每个人都像我这样想。星期天的沙龙上,听到几个同学的观点,我觉得很不能理解。什么叫“立足现实”?在我饿肚子的时候,巧克力就是我的现实。你必须尊重每个人的小现实,你不能为了你的所谓的“神圣不可侵犯”,就侵犯别人的。尽管你所说的更抽象,所以显得更冠冕堂皇。但是,这时候你怎么又不说“立足现实”了呢?现实是,一些人想有自己更好的选择。为什么不让他们去选择自己认为更好的呢?

另外,我再扯一句别的,憋好几天了。我不觉得由上而下的,专断的形式有多高级,你可能说效率高,或者说像那天说的那样渴望出现个能人,一切都解决了。首先,我不相信那种人存在,你要相信人性和人的局限性。另外,我不认为这种“高速”就是“高效”。这有待时间的检验。自然界的变化总是缓慢的,这算不算一种启示?

我又这样想哪写哪了~  以后我要创一种新的文体,叫“木菌体”。

木菌体者,乱唠唠乱捞捞也~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